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德爾菲尼亞戰記 第十三卷 斗神們的祝宴 第三章

    很有勇氣打頭陣的是伊文。

    “聽說要召開國交恢復紀念典禮?”

    “嗯,還要一段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還有一段時間,但是下面已經是一邊騷動了。那個笨蛋還說要讓我出席呢。真是服了。聽說是舞會呀。我要牽起婦人的手,跳來跳去的嗎?真是太好笑了。”

    這是初夏的午后。西離宮的露臺上有一片陰涼非常涼爽,侍女端來了精心制作的料理。

    “首先,要去哪里找對象?愿意跟山賊一起跳舞的貴婦人可不常有。可是,他還說要是一首曲子也不跳的話,他會為難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擔心,不是有夏米昂嗎?”

    上鉤了。

    伊文內心笑開了花,但是還是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撓了撓頭。

    “這些我也想到了。如果是夏米昂的話,面對山賊應該也不會露出不愿意的樣子吧……不過,我也想趁現在先跟她約好。”

    伊文輕輕瞟了王妃一眼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說,她不出席那個典禮。所以我很為難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席,夏米昂嗎?”

    王妃吃了一驚。德拉將軍是所有人都承認的王國盾牌,夏米昂是他的女兒。當然有出席的資格,也應該有出席的義務。

    伊文自暴自棄的聳了聳肩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她應該還是不想跟山賊跳舞,所以才露出那么抱歉的表情,跟我低頭道歉了很多次,我也沒辦法抱怨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當然的。夏米昂不可能不愿意跟你跳舞。不過……為什么會這樣?”

    王妃認真的歪了歪頭,這個時候第二陣容出現了。

    是納西亞斯。

    他露出了非常奇怪,又有些為難的樣子,鄭重的同王妃說道。

    “關于預計在秋天舉行的那個典禮,聽說王妃殿下這次不會出席,這是真的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直都這樣嗎?我要是只有這次出席了,反而會奇怪吧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納西亞斯曖昧的說道,然后露出奇怪的表情繼續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那個,無論如何,都要缺席嗎?”

    “不行嗎?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這樣的……就是有點為難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為難?”

    納西亞斯低頭望著坐在椅子上的伊文,伊文也抬頭望著納西亞斯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我猜,你也一樣吧?”

    “果然,你也是?”

    “嗯,真是走投無路了。你還好吧。你畢竟是容貌人格都非常優秀的騎士團團長。應該不缺對象吧。可是,我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沒有這回事啊。我也跟你一樣為難。我跟那個朋友不一樣,在這種事情上非常生疏。”

    男人們互相看了一眼苦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只有王妃露出了詫異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們兩個人,在說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不,所以說,我們在說舞會的舞伴該怎么辦。我能指望的只有夏米昂了。然后,這邊的騎士團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本來想要邀請平日里對我非常親熱的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納西亞斯露出非常困惑的表情,王妃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難道說,拉蒂娜不會也說不出席典禮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這個難道。”

    王妃再次震驚了。雖然現在她已經不是愛妾了,但她仍然擁有國王最為親近的女性朋友這個地位。

    當然,國王也會邀請她。而拒絕這種邀請,已經不是單純的無禮,而是相當于不敬了。

    那個恩德華夫人不會毫無理由的讓國王蒙羞。

    就在王妃臉色大變的想要質問這兩個人的時候,本隊伴隨著慌亂的腳步聲到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!聽說你要缺席典禮是真的嗎!”

    是巴魯。在旁人眼中也明顯能看出來,他非常憤怒和焦急,王妃也很有氣勢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到底有什么問題嗎!跟團長沒有關系吧!”

    “關系大了。羅莎曼德說她也要缺席。”

    王妃震驚了。完全發不出聲音來。

    巴魯沒有放過這個機會,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次典禮跟之前的活動規模不同。是為了慶祝和坦加-帕萊斯德兩國恢復國交而舉行的隆重典禮。你以為在國交恢復方面做出最大貢獻的到底是誰。當然,也不能無視塔烏的活躍。我們騎士團也盡了自己的努力。但是,要說最大的功臣那就是你。也就是說你是這次典禮的主角。羅莎曼德說,雖然她也不想這樣,但是這位主角缺席的話,她這種人也沒臉參加。”

    而在啞口無言的王妃旁邊,納西亞斯和伊文都盡量露出一副非常抱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么回事。夏米昂也說,如果王妃殿下不出席的話,自己也不能出席。”

    “恩德華夫人也是。要浪費殿下的一番好意讓她覺得很心痛,很自責,但是她說,如果自己出席了王妃殿下不出席的典禮的話,那更是罪孽深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妻子也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開什么玩笑!!”

    王妃終于回過神來大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回事!這是什么道理!到底是怎么發展成這么愚蠢的事情的!?”

    巴魯的表情非常苦澀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說這些我也很為難。你要是想抱怨的話就直接跟她本人說吧。總之,最難的是我。這明明是邀請了各國賓客的正式活動,我明明才剛剛舉行了結婚儀式,可是薩沃亞公爵卻在沒有薩沃亞公爵夫人陪伴的情況下獨自出席?慶祝恢復國交的典禮?胡來也要有個限度!”

    “開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王妃再次高聲喊道,然后憤然的跳了起來。

    第一城郭內貝爾敏斯塔宅邸中,因為羅莎曼德經過很久才再次回到這里,所以正聚集了一群貴婦人正在召開茶會。一群人將羅莎曼德圍在中間,喧鬧談笑著,就在這個時候,王妃臉色可怕的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沒見過這種粗野舉動的貴夫人們頓時都臉色鐵青,嚇得縮成一團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怎樣,為什么不出席典禮!”

    女性們被王妃的大喝聲嚇的愈發縮成一團,而與這些女人相反,羅莎曼德表情堅決斬釘截鐵的反駁道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樣。正如你所知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為了慶祝團長和羅莎曼德的喜宴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這個儀式畢竟是王室主辦的公開活動,跟我們的結婚沒有直接的關系。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這里才是關鍵時刻。羅莎曼德想起預先訂下的臺詞,慎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殿下和國王寵愛的人都不出席的話,剛剛舉行完結婚儀式的我們必然會受到大家的矚目。可是,這樣的話太過逾越了。將主角扔在一邊,自己卻像主角一樣行動,薩沃亞公一定不會高興的。所以還是缺席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王妃原本通紅的臉色越來越黑了。

    “——珀拉說什么?”

    瑟縮在房間角落的貴婦人中,有人輕聲發出了慘叫聲,但是羅莎曼德卻毫不膽怯。

    “剛剛,芙蓉宮的人親自來了。送了我豐厚的生產賀禮,趁這個機會,我聽說那個人也不出席典禮了。這樣的話,我實在是沒辦法出席。”

    王妃并沒有聽完。她跟來的時候一樣,像一陣風一樣又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王妃的身影消失不見之后,剩下的貴婦人們才安心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個人,還是和以前一樣呢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是她本人說要缺席的。讓她這樣做不就好了嗎?”

    大家都接連發出贊同的聲音,但是女主人卻只是沉穩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因為你們不懂。”

    自己完成了自己的任務。剩下的只能祈禱芙蓉宮的人全力以赴了。

    王妃并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包圍戰的網圍住了。她沖出貝爾敏斯塔宅邸后沖進了芙蓉宮。

    在這里,還有夏米昂和拉蒂娜以及雪拉,為了幫助珀拉等在這里,但是看到怒氣沖沖的王妃,誰都沒辦法說出任何勸說的話。大家都臉色大變,閉上了嘴,等在旁邊。

    珀拉也臉色蒼白。總是非常溫柔的王妃,現在露出從未見過的嚴峻表情瞪著自己。她差點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王妃拼命壓抑住激動的情緒,在珀拉面前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聽說你要缺席秋天的典禮?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聽說……王妃大人……也要缺席……所以覺得自己不能出風頭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風頭。珀拉是國王真正的妻子。堂堂正正的出現在大家面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妃有些不耐煩的說道,但是珀拉卻用力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,不行!這世間的人不會這么想的!我這種人怎么能將王妃大人扔在一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那我現在就去神殿。這次我一定要把那張紙撕碎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大人!!”

    珀拉眼淚汪汪的大聲叫了起來。看到她的認真的氣勢,王妃也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求你了。我沒想要那種東西。被陛下愛著,有這一點就足夠了。您為什么總是拘泥于這種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是珀拉你一直拘泥于這種事情。因為是愛妾所以不能陪在國王身邊。會變成好出風頭。你是這么說的吧?”

    珀拉拼命搖著頭。雖然沒錯,但是她煩惱的并不是這種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那個,畢竟有體面這種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王妃的語氣非常冷淡。這個王妃根本就不理解這種東西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要王妃的頭銜的話,我隨時都可以給你。可是,珀拉你卻說不需要,現在這樣就可以了。可是,你又說不愿意作為國王的妻子出現在人前。為什么要說這么任性的話?你到底是有什么不滿意的?”

    面對王妃極其不耐煩的問題,珀拉只是靜靜的低下了頭什么都沒說。

    呆在她身后的應援團不安的互相對視了一眼。這樣下去就不妙了。自己必須要做些什么。但是,誰都發不出聲音。

    就在她們互相用眼神詢問該怎么辦的時候,王妃站了起來,語氣也變得溫柔了一些,再次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重要的儀式。你可以挺起胸膛去。渥爾也希望你這么做。”

    珀拉用小狗一般的眼睛望著王妃。

    “王妃大人呢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我必須要出席?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出席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!?”

    “我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話珀拉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她愈發低下頭,雙手緊緊抓住膝蓋附近的衣服。

    注意到對方的樣子很奇怪,王妃低頭去看珀拉的臉,卻發現珀拉哭了。眼淚像斷線的珠子一樣流過臉頰,然后滴落到因為過于用力而失去血色的雙手上。

    王妃吃了一驚,變得非常狼狽。

    “珀拉?”

    “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珀拉用蚊子一般的聲音說完,低著頭拼命搖頭。

    不停不停的搖著頭。

    而畏縮的應援團中第一個鼓起勇氣站起來的是恩德華夫人。她戰戰兢兢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殿下。那個……求您了,請不要這么欺負珀拉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欺負?我?”

    聽到這出乎預料的話語,王妃瞪圓了眼睛,接著夏米昂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沒想到王妃殿下是這么壞心眼的人。太過分了。”

    夏米昂因為年輕所以很直接。雖然她的聲音在顫抖,但是她的態度明確的表達出了對王妃的責備。

    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呀。這種事情。王妃不出席的典禮愛妾居然出席……珀拉大人什么都沒說錯。任性的人——將這種難題硬推給珀拉的是王妃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夏米昂大人。你說得有些太……”

    年長的恩德華夫人責備道。畢竟對方是王妃。

    “但是,珀拉太可憐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米昂說了一半聲音也說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雪拉慎重的補充道。

    “那個,王妃殿下,您覺得珀拉大人被別人辱罵為惡徒也沒關系嗎?”

    “惡徒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這樣下去的話一定會變成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國交恢復紀念典禮這種重大活動王妃不參加,取而代之的是讓愛妾呆在國王身旁,這樣的話珀拉會名聲掃地。會被人認為是仗著國王的寵愛盲目自大驕傲妄為的女人。

    王妃并不理解這種事。她非常困惑的呆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應援團的三個人飛快的交換了眼神。這時便是決勝的關鍵點。

    問題是這決定性的一句話要由誰來說。

    大家還是有些害怕顧慮。就在三個人無聲的互相推讓的時候,珀拉哭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大人如果出席的話,我、我也會出席的。所以,無論如何,這一次……這個典禮,能不能請您出席呢?”

    珀拉用眼淚汪汪的眼睛望著王妃。

    能看出來雖然她面無血色,但還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氣。

    “我討厭那么拘謹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聽到王妃冷淡的話語,珀拉立刻露出失落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仿佛已經陷入了絕望,勉強說道。

    “——無論如何……都不行嗎……”

    王妃深深嘆了口氣。看了看應援團的三個人。三個人都向珀拉投去了同情的視線,接著用充滿責備的眼神望向王妃。

    氣氛變得沉重起來。王妃有些笨拙的低頭望著珀拉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出席了也沒什么意義吧?”

    珀拉沒有回答。她沒辦法回答。因為她在拼命壓抑住自己的嗚咽聲不讓自己哭出聲來。

    應援團的三個人都幾乎忘記了呼吸,他們深切的感受到自己是多么的沒用,滿心不甘和懊惱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戰斗中現在就是絕好的機會。如果放過這次機會,那就錯過了進攻的可能性,但是他們卻一籌莫展的呆立在當場,實在是太沒面子了。但是,女騎士夏米昂曾經數次和王妃一同站在戰場上,非常清楚憤怒的王妃是什么樣子,恩德華夫人在前幾天,也是鼓起了一生一世的勇氣牽制住了王妃。但是現在讓她再鼓足這么大的勇氣,再次跟王妃對決的話,也太勉強了。恩德華夫人還沒強大到能做出這種事情。

    雪拉也更不用說。

    銀色的腦袋中,熟知數十數百種戰斗方法以及殺人方法,但是要說服王妃的話,卻一句都想不起來,此時他也不斷責備著自己的無能。

    但是,每個人都著不同的能力。如果王妃是普通人無法對付的猛獸的話,那么也會有擁有能安撫猛獸的稀有才能的人。

    “這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國王若無其事的出現,應援團的三個人都發自內心的感到安心。這簡直是讓人想要哭出來的絕妙時機。

    雪拉上前一步說明了情況。雖然這個工作誰來做都可以,但是他的動作還是比女性們要快。接著,聽了說明的國王也非常吃驚,沖著王妃露出了責備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太可憐了。我還以為在這個王宮中是絕對不會發生王妃欺負愛妾的事情呢,你居然會做這么過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渥爾!!”

    王妃像兇狠的猛獸一般吼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面對王妃可怕的怒氣,應援團自不必說,珀拉也縮成一團,只有國王依然是一臉平靜。

    “別搞錯了。因為你的任性而苦惱的不是我。是珀拉。”

    王妃的怒氣褪去,她轉頭望向珀拉。

    珀拉臉色鐵青的低著頭,雙手緊緊攥著,看起來非常可憐全身僵硬的坐在椅子上。簡直是一副不管被怎么虐待都會乖乖忍受的樣子,不停哭泣著。

    王妃露出非常為難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就這么不愿意,一個人出席嗎?”

    珀拉沒有回答。國王代替她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呀。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問題。珀拉的意思是說,這種事情是做不到的,是不會被世人原諒的。因為國王的愛妾原本就應該是王妃的一種部下。在戰斗中也是如此,如果一名武將無視了大將的指示單獨行動會怎樣。肯定會受到嚴厲的懲罰。你應該也不會原諒這種部下吧。”

    王妃抱起胳膊,陷入沉思。對于部下這種詞語她有抵抗感,她很想否定,但是這個比喻相對來說比較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那,身為指揮官的我說一句話,說這是珀拉的戰斗全部交給她,就可以了嗎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但是,要在典禮的現場說。不然的話沒有效果。不可能跟來自整個大陸的客人們一個一個事前通知。你身為王妃出席,然后在現場親口宣布珀拉的事情就可以了。恐怕這是最有效果,最不會引起風浪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王妃終于理解了全部情況。

    她松開手臂,吃驚的望著國王。她的眼神中混雜著銳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你們都是同謀?在上面跟我說話的那些家伙,還有羅莎曼德。還有在這里的應援團!?”

    應援團立刻覺得無所適從,縮成一團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就是主謀!?”

    國王被利劍一般的眼神盯著也絲毫沒有退縮。

    他瞪著眼睛仿佛在訴說自己是多么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責備我?因為你的不講理珀拉非常的痛苦,我實在是看不下去才這么說的。倒是你怎么回事。在戰場上被稱為戰斗女神妃將軍,同伴都敬畏你敵兵都害怕你,但是我本以為你絕對不會做出胡亂威逼弱者的舉動,我本來以為這樣應該是你的驕傲,結果你居然欺負女孩還惹哭了她。真是看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——哪里有欺負她了!”

    “不。是你把她弄哭了。不是我。不過,約定就是約定。我不想強迫你出席典禮。要做決定的是你。你是要讓她成為不懂自己的身份高傲自大的愛妾,還是要保護她免于受那些喜歡八卦的人們的攻擊,都要由你自己來決定。”

    王妃狠狠的咂了一下舌頭。不過,她現在是因為跟剛剛完全不同的困惑而煩躁著。

    她再次回頭望了望珀拉。珀拉低著頭,眼淚依然不停的流下來。如果她是為了把自己推出去而故意做出這種舉動的話,王妃根本不想管。雖然想不聞不問,但是珀拉確實非常苦惱。王妃的責怪和社會的常識,以及自己的良心,她被夾在這些東西之間不停哭泣。

    王妃有著這些男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的騎士道精神,她似乎放棄了一般嘆了口氣,在珀拉面前蹲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……說好只有這一次哦?”

    茶色的腦袋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你能跟我保證,只有這次典禮我會出席,以后都會一個人參加嗎?”

    珀拉再次用力點了點頭。被滿含著淚水的大眼睛有些膽怯的抬起望著王妃。

    被珀拉看著的王妃都想哭了。

    就仿佛是被主人訓斥非常沮喪的小狗,拼命纏著主人,拼命想表達自己的愛意,希望能得到主人的原諒。這個樣子實在是讓人無法抵抗。

    只能舉起雙手投降。

    “——我明白了。那秋天的典禮我也會出席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,真的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會騙人的。所以……不要哭了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珀拉不僅沒止住哭泣,反而哭得更厲害了。因為緊張突然緩解了,她突然感到了放松和喜悅。在一旁屏住呼吸的應援團也放下心來,但是王妃卻板著一張臉,沖著窗戶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邊的三個人,差不多可以出來了吧。”

    剛剛呆在西離宮的那群人是不可能放過這邊的騷動的。他們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出來,一個一個走進了離宮。

    “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壞。是陛下親自來拜托我的。我也沒法拒絕呀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公開活動中如果王妃不出席的話,畢竟也關乎到國家的體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不僅是關系到國家,也關系到薩沃亞家的面子,是個非常迫切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他們拼命為自己辯解著,王妃則向他們投去了冷淡的視線。

    “團長就算了。原諒你了。才剛剛新婚就不能和新婚妻子一起參加典禮確實是個大問題。你會幫這個笨蛋確實也是無可奈何的。不過,剩下的那兩個人。”

    被王妃直直的盯著,拉蒙納騎士團長和獨立騎兵隊隊長都一動也不敢動。

    面對這兩個人,王妃露出了非常可怕的笑容,繼續攻擊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經說了,就要負起責任。從今天開始就要進行嚴格的舞蹈特訓,在眾人的注視下,展示一下你們輕快的舞步吧。”

    跟臉色鐵青的兩個人相反,巴魯大聲笑了起來。他開心的笑著拍起了手。

    王妃回頭望著啞口無言的女性陣營,稍微有點溫柔的——話雖如此,不過仍然很有壓迫感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,這邊的女士們也不會拒絕男士們的邀請了吧?”

    實戰經驗豐富的女騎士,曾經身為國王愛妾的聰明夫人,面對這個猙獰都笑容都感到渾身無力。

    讓自己表情平靜的點頭已經是拼盡全力了。
上一章   章節目錄    下一章

   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

 

重要聲明:小說“德爾菲尼亞戰記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,本站永久域名http://www.gahsv.club
Copyright © 2008-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.

 

经典243援彩金
ok竞彩比分直播 微信销售虚拟产品赚钱吗 163足球比分网怎么样 pc蛋蛋幸运28app 河北20选5 青海11选5开奖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任三 北京pk走势图软件下载 淘宝快3 最近养猪种树app赚钱软件 天津快乐10分软件下载 红包麻将卡五星 免费微乐辽宁麻将下载 宿迁麻将玩法 网球比分网球比分 球探网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