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就算15歲也是我的新娘! 第二卷 即日同居開始的電子書革命 四章 同居中的約會只能叫做外出

    天才·鳶檸檬扔下的炸彈殘留的影響還未散去。

    因實力差距受到打擊的亞里紗,已經差不多有兩天沒動過筆了。

    「那個人真是~。一點都不像個大人~吧?一個專業寫小說好幾年的人和我這種才出道的人能比嗎~。 職業小說家都這么欠—?」

    她雖然打扮成瑪利亞坐在電腦前,卻什么都沒寫低著頭抱怨。

    盡管如此,一直磨磨唧唧下去她就不是亞里紗了。

    「差得也太多了—!但是一定要讓她對我刮目相看—!」

    雖然有點自暴自棄的感覺,但她自己振作起來了。

    真正有問題的其實是……

    「寫得怎么樣了?」

    我向在房間里工作的涼搭話。

    她沉默著,搖了搖低垂的頭。

    一看就知道不順利。

    她注視著筆記本電腦,手卻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涼自從和檸檬見面以來,就再也沒動過筆。

    并不是在偷懶。涼也一直對著電腦畫面想寫。

    但完全迷失了寫作方向。

    連每天更新的博客都沒再登錄。

    [怎么突然不更新了?][是太累了吧。我會為你加油的!][是因為同居的影響嗎? 也沒開直播……]

    粉絲們都有些擔心。這樣下去可能引起更大的騷動。

    過激療法對涼完全是反效果。

    這次對決的對手是失去戰意的涼……但我并不期望不戰而勝的結果。

    「要是有我能幫上的就跟我商量下吧。寫作上我可能幫不上什么,但是從同居這個意義上來說,我們可是伙伴啊」

    其實我很厲害,我可以教你。

    但是對于作為專業人士活躍的涼,我實在沒什么可教的。

    「我似乎聽見了不能當做沒聽到的話呢~」

    亞里紗從廚房探出頭來。

    「我、我可沒說什么奇怪的話」

    「賢一你是我這邊的人!別搞錯了好吧!」

    你這不是全都聽到了嗎……

    「一會吃完飯、幫我看下原稿吧。你可是我的伙伴啊!」(譯:亞里紗這里的用詞也有夫妻的意思)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」

    當然我并不打算在和亞里紗的共同戰斗中放水。

    書的銷售對策我也在積極思考但……

    「前輩。書店活動的準備已經搞得差不多了—。不過『(暫定)』的活動主題是什么—? 你該不會還沒決定好吧—?」

    被千賀逼得很緊。

    我心里已經有點數了。只是還差最后一塊拼圖。因為瑪利亞的原稿還未完成這最后一絲靈光也閃現不出來,這倒是個好借口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因為太過焦慮導致自己的行動出現疏忽但——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「賢一,你對我們學校的學生做了奇怪的事嗎?」

    周六的早晨。起床比平時要晚些的我,突然被亞里紗這么問。

    「……奇怪的事?」

    「你偷偷去過我學校了是吧?」

    「啊……是有去過」

    但我并沒有告訴亞里紗。

    畢竟她還得寫原稿,我對解決她不去學校這件事也還沒有具體的方向,所以我覺得不該提出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我是打算悄悄的暗地里行動來著……

    「為什么你會知道?」

    「學校的……朋友有聯系我」

    亞里紗說的很小聲。

    「有人跟你交換了聯系方式是吧」

    有的。在學校的時候被偶然遇到的認識亞里紗的同學說「我們交換下聯系方式吧—。萬一什么時候有用呢—」,于是就交換了。

    「啊、有是有……」

    隱瞞也沒用吧。

    「都和你說什么了?」

    「沒什么……只是學校的一些情況」

    沒有談什么太過深入的話題。

    只是問了下學校有沒有人擔心亞里紗不去學校,還稍微問了下作弊事件。

    「別自作主張哦」

    「很抱歉我瞞著你行動」

    她是不想大人插手自己學校里的事吧。

    所以我才暗中行動,謀求商談的時機。

    「我只是為亞里紗著想,如果你能理解的話我很高興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說了我不需要去上課嗎!」

    我從沒見過亞里紗如此憎惡的眼神。

    「我懂你的意思。但是你不去學校我擔心你很正常吧」

    「所以……你就去向別人追究以前的作弊事件」

    亞里紗對我的行動了如指掌。是哪里走漏了風聲嗎。但是考慮到女生愛聊天的話,可能性實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是覺得,亞里紗如果有煩惱的話」

    「我對學校什么煩惱都沒有!」

    亞里紗大聲喊著說。

    「為什么你要多管閑事!?不要做讓我討厭的事請! 你也考慮下我的感受好嗎!」

    她的話像是打在我臉上的巴掌一樣。

    「我不是沒有考慮過,只是覺得那樣做比較好……」

    我是把亞里紗放在第一位來思考的。

    「結果還不就是想自保?因為我不去學校帶來的影響不好。賢一也是這種討厭的大人」

    為什么你非要這么說呢?

    我為了你這么努力。卻沒有一點回報。

    「賢一一點都不理解我的心情!」

    「這個嘛、逼別人同居的十五歲是什么心情我哪知道啊」

    我忍不住反諷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、沒想到。

    沒想到她會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。

    「……剛才的說法是我不對。對不起……」

    亞里紗緊咬著嘴角,粗暴的抓起包走向玄關。

    「喂、等等,你要去哪」

    「今天有取材的工作!」

    手搭在門把上,亞里紗站住了。

    「跟武美涼打個招呼吧?原稿也還沒給我看……?」

    砰的一聲、門關上了。

    餐桌上放著昨天瑪利亞委托我看看的原稿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一直悶在房間的涼來到餐桌。

    苦惱了一會,她在房間角落坐下。

    「那個……你們早上吵架……是因為我嗎?」

    「不是你的原因。是我不對」

    我說話也變得有些粗暴。

    「對、對不起。都怪我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、你又沒做錯吧」

    「不、都是我的錯。都是因為我說了同居……」

    涼一副苦惱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涼你現在應該關注的是其他事情才對吧?」

    應該以其他事為先。我是這么想的但。

    「……對不起、讓你擔心了……對決不成立的話參加的人都沒面子。沒問題……我一定能趕上發售日的」

    不由得讓我感到自責。

    就算是本人希望的結果,我們是不是給十五歲施加了太多壓力。

    「已經完成了很多散文、剩下的總能想辦法寫完的」

    我希望你能更輕松些。

    「哥哥也做了那么多宣傳……」

    「涼只要思考文章的內容就好了,剩下的是其他大人的工作,你不必擔心。談好的公司那邊有說什么嗎?」

    「……沒什么特別的。他們對作品內容也不是很在意」

    因為是銷售網文的平臺才這樣嗎。

    「那具體的內容就找楓商量吧」

    「但是編輯……只能做編輯的工作……對不起。你這么鼓勵我我卻總是說些消極的話」

    「沒事沒事」

    「老是管我的話,你能和君坂同學和好嗎?」

    「……真沒出息啊我」

    反倒被苦惱著的女生擔心了。

    「我應該周旋的更加順利的……卻一點都沒幫上你們……要是有你哥哥……虎之助那樣的才能,可能就不一樣了」

    「火野坂先生……」

    涼像是做出了什么覺悟,像是要哭出來似的,露出奇妙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這是我最后的愿望,可以嗎?」

    「愿望的話沒問題……最后的?」

    我還在思考這句話的意思,涼又邊哭邊笑的說。

    「能和我去約會嗎?」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外面風和日麗,是個適合出門的好天氣。

    涼在白色連衣裙上披著牛仔夾克。與樸素的便裝相比更像是約會穿的服裝。

    但是,決不能讓周圍的人誤認為我們是在約會。

    涼是位偶像。雖然同居后已經不太在意……但這點要特別注意。

    因此她戴上了棒球帽。

    不過可能反而會更突出明星氣質也說不定……

    「作為約會來說這個距離會不會太遠了?」

    因為并行離得太遠被她說了。

    「我們不是普通的男女約會。還是得有條界線」

    「對JC會有這種意識的成年人只會讓人覺得害怕而已?」

    「雖然我也同意、我就是日本第一讓人會這樣想也沒辦法的男人。哈哈哈……」

    我勉強干笑。

    就連被媒體報道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。

    但是只要不在非常不妙的時機拍下照片就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和同居對象一起出門買東西而已、很普通。

    「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嗯。我希望到了我們再談談」

    換乘電車后到了另一個車站,涼稍微走在我身前一點。

    在穿過公園的途中,她停下了。

    「……你還記得這里嗎?」

    涼對面是面向公園外大街的書店。店里有活動場所,平時周末都會舉辦一些活動。

    「我有工作是負責這里,知道是知道,要說記得是指……?」

    「也是……呢。大概一年前在這里舉行的小說講座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有過呢」

    在職業作家呼吁下舉辦的小說書寫技巧講座。

    這是居住在附近,經常光顧書店的作家出于好意實現的企劃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能輕松的寫出小說來,就是像這樣初學者也能任意參加的講座。

    參加者的年輕段都很高……沒錯、但我記得之前似乎有一位還是中學生的女生。

    因為她很顯眼,我記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害羞,不想被看到臉的少女在室內也戴著帽子——

    眼前帶著球帽的少女,和那時的少女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難道說……不、但是。

    「該不會說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終于、想起來了嗎?」

    涼取下球帽笑了。

    如果讓我找一個沒發現的借口,那就是因為只在一年多前見過一面的關系。

    因為她似乎不想被看見臉我也不好盯著別人看。

    「你就是那個行事大膽,身材很好很有氣質的女孩……」

    「說、說我氣質好、別這樣說。氣質什么的」

    涼好不意思的害羞起來。

    「然后呢,火野坂先生也許不記得了,但那個講座還有個互相評判大家提出的創想的環節……」

    我腦海中的記憶漸漸蘇醒過來。

    大概分成三個小組,互相評判對方組提出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那個時候、我剛好碰上了奇怪的人……」

    參加者中有一位固執己見的老人。

    「我提的想法被他說得一無是處……」

    那位老人數落一個年輕的小女生。女孩無法反駁,只能瑟縮著身體發抖。

    所以我——

    「那時候、有個人幫了我」

    不要覺得只有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。如果不能理解他人的價值觀是寫不出精彩的小說的。我自以為是的說了那么一句話。

    「那個人幫了我,而且……還說我的想法很有意思」

    我已經想不起那個想法。但仍記得那份新意帶來的感覺。

    「事實上……對我的指摘都沒有錯。我還不夠成熟、寫得又差、還沒有才能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、誰也不是一開始就寫得完美的」

    涼靜靜的搖搖頭。

    「我被說中自己已經隱隱察覺到的事,感到很沮喪。如果那樣下去,我說不定早就放棄了寫作」

    一個人的攻擊看似微不足道,但直接承受將造成很嚴重的傷害。

    有時比起網上間接承受的炎上還要來的疼。

    「放棄的話就太可惜了」

    「但是、現在我不是正在寫嗎?」

    涼又笑了。

    「因為有火野坂先生在,所以我還在繼續寫」

    給予她可能性的并不是我一個人。

    但是聽到她這么說,我單純的感到很自豪。

    我和她在一年前就已經相遇。

    這么一來,這次的話題也會稍稍改變。

    「所以說,你才會拜托我同居的事?」

    「看到在網絡節目上的火野坂先生、我就注意到你是當時的那個人了……而且宣布和瑪利亞結婚。KIMISAKAYA書店的繼承人……就是同校的君坂同學了吧,這些我當時就想到了……但是,我并不是因為這些才拜托你的」

    偶然遇上偶然最吃驚的是涼吧。

    「上次再會的時候我說『和我同居』……是太著急說錯了,之后就收不回來了」

    「你是有多著急啊」

    真像是涼的風格。

    「因為剛離家出走想著必須要去誰家的想法也一起……」

    就解釋為是精神上被逼的走投無路了吧。

    「所以才、雖然很多事都朝我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,但只要我的心意能原原本本的傳達——」

    不知為何,涼周圍浮現出異樣的氣氛。

    舍去了繁雜的話語。

    在這里、世間仿佛只剩下我和涼。

    「我喜歡你」

    不帶任何修飾的言語。

    那一瞬間我想著喜歡的意思,想笑著說是開玩笑吧,還是別這樣。

    從這一瞬間開始,我不能逃避。

    「謝謝你的心意。但是我已經,有亞里紗了」

    我坦率的回答她。

    「也是呢」

    現在她露出的笑容才像是個小孩子,與她年齡相稱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「……有一點我希望你不要誤會」

    她的表情變得嚴肅。

    「不要覺得……我是個愛上已經有未婚妻的男性的癡女!」

    「我才不覺得你是癡女」

    你是搞錯這個詞的意思了吧。(譯:涼想表達的是癡女「傻白甜女生」一般人聽了想到的應該都是癡女「與癡漢相對的那個」)

    「說到底我也不知道自己對你是不是真的喜歡」

    「還真是有意思的謎團呢」

    和剛才的發言可是有很大矛盾哦。

    「只是……在電視上看到了覺得應該感謝一下的人。然而……你居然是君坂同學的未婚夫。就像是……君坂同學這樣的完美超人,會把我這個凡人想要的東西全都奪走一樣」

    面對自己曖昧的心情,她應該不會說謊吧。

    「但是那是、是現在無法實現的幻想……要是這點幻想都沒有的話會后悔的……那個、雖然我說不好。總之我想說一次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你想說什么」

    即便這樣,我也一定連她一點點的心思都不懂吧。

    「在做偶像的時期內,我是不會和特定的誰戀愛的」

    她這么說著露出的惡作劇般的微笑,超偶像級的可愛。

    「所以你也不要真的喜歡上我哦?」

    「怎么搞得像是我在表白一樣」

    「開玩笑啦」

    下定決心決定好方向的涼,就像是電影里的女主角一樣優雅美麗。

    「你今天就是想說這些嗎」

    涼輕松得像是卸下了肩上的負擔一樣。

    早上、我和亞里紗的爭吵你是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吧。

    「還有、有事想問問你」

    覺得正題差不多已經結束,我有些疏忽大意了。

    「你真的、在和君坂同學交往嗎?」

    「——誒」

    涼經常表達不足問題,還有著其他意思要說嗎。

    我這么想著等她繼續說,但涼只是盯著我看。

    所以我也只好面對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本來回答已經想好了。

    我們「正在交往」、然后「已經訂婚了」。說這些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但是對于現在坦誠面對自己心意的涼,真的能說謊嗎。

    「……為什么,你會這么問?」

    我自知這是在逃避問題,但我還是這么問。

    「君坂同學她為什么每天都那么逞強呢,我不懂」

    「她在……逞強嗎?」

    「在一起住,我就感覺到了。她看起來很不安。明明自己是未婚妻」

    「這樣……啊」

    與涼對抗的亞里紗。

    寫作進度落下的亞里紗。

    對學校問題做出過激反應的亞里紗。

    出現一堆問題。但是讓亞里紗不安的最大原因……原來是我嗎?

    「我……當然是亞里紗的未婚夫」

    遵守設定,我這么說。

    「但是各種事情都是想在她長大以后再考慮。因為現在還太早……可能是這個原因讓她看起來不安」

    但是這些有好好的傳達給亞里紗嗎。

    要是亞里紗,一直在害怕我離開她……

    「這樣啊。應該是這么回事呢」

    「我也是……有些事沒做對。謝謝你提醒了我」

    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犯了錯。

    「那你就要好好地,做出符合你未婚夫身份的行動哦?」

    只有這個時候,她看起來比較成熟。

    「……好的」

    「這下我就沒有留戀了」

    「吶、涼。你說最后的愿望、沒有遺憾了什么的,是怎么了?」

    「我有點想,放棄當作家了」

    「為什么啊!?」

    我大喊出聲。公園里的幾人聽了回過頭來看我們。

    「啊、對不住……雖然這不是我該說的,但你現在就是因為賭上這個資格才在戰斗吧」

    「當然我不打算放水。我會為了取勝全力以赴。但是……就算這場對決我贏了,也改變不了我沒有才能的事實」

    「你不是想當一名作家嗎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、這是我最重要的目標」

    但是、她說。

    「只是出于興趣是沒辦法成功的。這點火野坂先生你不是也相當了解嗎?才能這東西、就是這么殘酷」

    其實我也想過要是自己有檸檬那樣的才能就好了。

    那樣的話,我一個人寫出來的書,也許能為書和書店的世界帶來改變。

    「今后一定會成為像檸檬老師和哥哥這樣的人更加活躍的時代。其中一定也會有君坂亞里紗的一席之地。但是不會有我的……位置」

    雖然程度不一樣,但我也應該在某時某地有過相似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好羨慕、君坂同學這樣的人」

    但是、這不對。

    把自己的事情放到一邊,我是這么認為的。

    還不能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才能。不對。即使沒有才能。也不對說到底才能這東西——

    這時、鈴聲響起。是她的電話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忘了設置振動模式……」

    涼設置了專屬鈴聲.

    所以當這首流行風格、涼所屬的SISTER’S的歌聲響起的時候——是武美慶次,涼的父親打來的。

    「不接嗎?」

    歌聲繼續響起。響至高潮部分。

    「是因為我之前聯系過……說我很快就會回家……」

    「可以的話我也一起聽吧?」

    之前涼的父親打來電話的時候,涼開啟了視頻通話。

    大概,是想讓誰一起聽電話吧。

    涼拿出手機,露出迷茫的表情,然后接通電話。

    『你認輸了嗎?』

    接通后第一句便是這么冷淡的話。

    「不、我沒有認輸。只是……覺得現在不是時候」

    『已經做好出國留學的準備了嗎。不用擔心,我會幫你準備最優越的環境。現在開始拼命學習的話還能成為醫生。那才是能用努力彌補才能的世界』

    不可能那么簡單。但確實、在學習這方面努力是不會說謊的。

    「……好」

    這是她的人生,我不該插嘴。

    也許對她來說留學是個更幸福的選擇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我走到她身邊,進入她拿著的手機的攝像頭范圍。

    「為什么、不鼓勵下她呢?」

    我和涼的父親,通過手機攝像頭對上目光。

    「火野坂先生……」

    『……又是你啊……不、既然和你住一起那也是自然。這是我們父女之間的問題』

    「所謂父親、不就是為了讓孩子露出笑容而存在的嗎?」

    『我同意你的說法。但我的設想包括她將來的笑容』

    這也是一種方式。

    「所以就能無視現在的憂愁嗎」

    我想思考能讓涼一直能露出笑臉的方法。

    『如果能確定將來的成功那自然是沒問題。但讓她去追尋如此低的可能性、如此淺薄的才能,就只是浪費時間而已』

    「即使這樣也要相信她,這不就是作為家人該做的嗎!」

    『作為父母來說讓她隨著性子來才是不負責』

    這是與君坂社長給亞里紗自由相反的教育方針。

    『作家這個職業,本來就是依靠著那些沒有絲毫可能性的行業生存。偶像能生存下去的時代也就只有現在這一時了』

    「你憑什么就能肯定沒有可能性呢」

    『雖然對出版界工作的你有些冒犯……除了一部分專業書籍之外,書這東西不要也沒問題吧?我不認為在娛樂手段如此豐富的今天書籍還能擴大市場。你敢說書比IT和醫療還重要嗎? 書能改變世界嗎?』

    「我認為它們都一樣重要。而且、也能改變世界」

    『書和音樂能改變世界的夢幻時代,應該在上個世紀就結束了吧』

    我和涼的父親所處的立場不同。

    『……我并不是想和你爭論什么……只是為了涼要回來做一些安排才打電話……算了。那場比賽還會繼續吧、涼?』

    「是、是的」

    『那么在結果出來前就按照之前的約定等等看吧。所以涼你也要遵守約定。一定要遵守』

    「……我知道」

    『既然你說書本存在可能性、涼擁有才能,那就證明給我看』

    他威嚴的態度嚇得涼縮緊身體。

    所以我代替她說出來。

    「一定、會讓你看到書和涼的可能性」

    『不要只是嘴上說說,我要看結果』

    他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我猛然發覺自己說了些讓人聽了臉紅的話。

    把別人父女間的談話搞砸了……

    「抱歉、涼」

    「你做什么啊……擅自……是想打架嗎!?」

    她用小拳拳敲打我的胸口。

    「都、都說對不起了啦」

    「只要不把路封死,即使我輸了他也可能會妥協」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……謊話哦」

    涼抓住我的衣服將臉埋在胸前。

    「你能幫我反駁……我很開心」

    無處安放的雙手彷徨了一會后,我伸出一只手輕輕地拍著她的背。

    「沒什么、他有些地方我也看著不舒服」

    「我現在……對紙質書來說、是敵人」

    「他還說書是不需要的東西呢。所以不管是紙質書還是電子書都無所謂」

    「說的也是呢」

    我等她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「……謝謝」

    她離開我的懷抱,擦著眼睛。

    我沒有看見眼淚,也不知道她是否哭過。

    然后、我突然意識到。

    該不會剛才被偷拍了吧。

    剛才的情景看起來就像我和涼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是也不可能跟到這里來吧——

    我環顧四周,果然沒有看見拿著相機的人。

    但還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那或許是最不該讓她看到的人。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賢一?」

    瞪大雙眼的亞里紗,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雙手環抱著紙袋。能看見裝著的食材。應該是攝影工作結束后想著今天要做好吃的料理很積極吧。為了早上的爭吵想要和好。

    在購物回來的路上看見了我們,然后……

    看著亞里紗臉色變得蒼白,我慌慌張張開口說。

    「亞里紗、你別誤會……」

    噗嗵一聲、她手中的紙袋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亞里紗轉過身,如矯兔般跑開了。

    「等等! 聽我……」

    這下完了。可能亞里紗解讀錯了。

    「快去、追上她!」

    「……不好意思。才說到一半就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、我的事已經解決完了」

    涼輕輕的笑了。

    「所以你快去!君坂同學的東西我來撿!」

    她伸手往我背上推了一下,我跟著跑起來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「……她跑的也太快了吧!?」

    亞里紗在街道上疾馳。

    雖說是個女生,但她是現役中學生。

    要我這個運動不足的大叔追上她也太難為人了。

    心臟砰砰響個不停像是要炸開一樣。

    路人被全速疾跑的亞里紗嚇了一跳,接著又被追趕著她的我嚇到。

    這樣下去我說不定會被誤以為是追趕JC的可疑人物……!

    亞里紗跑向了人多的方向。是想混在混群里嗎。

    隨著行人的增加,一臉驚訝的看著我的人也增加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和亞里紗同齡的話他們還會是這種反應嗎。

    我們有著年齡差距、再不樂意也會被大家投以批判性的視線。

    這是沒辦法的事。

    但即使這樣,我也不能拿年齡差距當做各種事的借口。

    我和亞里紗的年齡差距根本無所謂。

    快到極限的追趕劇,終于讓我的執念有了實體嗎。

    十字路口的信號燈變為紅色。好機會。

    被信號燈攔下,亞里紗停下來。

    ——我抓住了她。

    「亞里紗! 哈……哈……稍微等我調整下呼吸……」

    我抓住她的手不讓她逃走,同時做著深呼吸動作。

    大口呼吸的樣子肯定像個變態。我感覺到了周圍看過來的視線。

    花了點時間調整呼吸,終于有說話的余裕了。

    「你可能搞錯了,我和涼只是普通的在說話。剛才也只是安慰她而已……不對、這個很難說明」

    「……你想說什么?」

    她背對著我,不肯回頭。

    也許是汗水奪去了熱度,我抓住的手上只有冰冷。

    「我和涼沒做什么親密的行為。因為我是亞里紗的未婚夫」

    「有什么關系?」

    她冷淡的聲音讓我忽視了周圍的雜音。

    「因為我們其實……根本不是什么戀人吧。所以你完全、沒必要跟我解釋」

    眼前的信號燈轉為綠色。

    周圍的人都在走動。

    只有我們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「……是啊。我們之間的關系、只是臨時的。但是」

    「事到如今你還要說什么!?」

    大聲叫著的亞里紗就是不肯看我。

    我抓住的手上,溫度漸漸回升。

    「我那么愛賢一!……卻完全不是那樣。明明賢一沒有那個想法……」

    走過身邊的好幾個行人回頭看我們。我能感覺到他們的視線。

    亞里紗經常黏著我。

    這是因為有偽裝未婚妻的理由。

    亞里紗只是對這個任務執行過度。

    但我們之間除去這個理由,還能留下什么關系呢?

    亞里紗怎么看待我,我對她又有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我就沒有想過我們分別的可能性嗎。

    「亞里紗的心情,我有認真考慮」

    「明明你從來沒想過!?」

    她第一次轉頭面向我。

    眼眶里滾動著淚水,但她沒有哭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認真思考了亞里紗的人生」

    順著大勢我們發表了結婚宣言。

    這是無奈之下不得不執行的策略。

    但是這無疑讓比誰都要溫柔努力的亞里紗背負了沉重的負擔。

    這會對她以后的人生產生極大影響。所以。

    「我有責任讓亞里紗得到幸福」

    在她得到幸福、和真正喜歡的人結婚之前、作為未婚夫的我將守護她的人生。

    「我的……幸福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所以可能因此沒顧及到亞里紗的心情」

    我本想祝愿亞里紗未來的幸福。

    但那可能只是和別人一樣自以為是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為只顧著亞里紗未來的笑容,于是忽略了她現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「學校的事我也沒考慮到……你的感受。對不起」

    「……學校的事……」

    「讓我正面回答你的問題吧。因為……」

    我的覺悟不夠。

    只想著自己臨時未婚夫的立場。

    不再用這個借口、我要以自己真正的想法行動。

    所以我要在此宣告。

    不管要說幾次,不管在什么場合。

    「因為你是我老婆!」

    可能是發現了亞里紗就是瑪利亞,有人拿出手機對準我們。

    正好,讓大家都看看吧。

    「賢一……!」

    含著眼淚的亞里紗,臉上變得通紅。

    「再怎么說……也太羞恥了」

    「抱、抱歉」

    平時總是她向我示愛,現在她這么害羞我也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「……換個地方吧?」

    「……就、就這么辦」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在附近的咖啡書店里,我們占據了深處的座位。

    非要說的話是更偏重于咖啡的咖啡店。

    在有仿真植物的寬敞空間里,就不必在意其他客人的視線了。

    眾目睽睽之后,是接近獨處的而空間。

    和剛才截然不同的狀況讓我有些害羞。

    亞里紗似乎也是同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「你靦腆什么?」

    「想也知道吧!?被你說那種話……那種……」

    亞里紗紅著臉低下頭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經常說類似的話但……“偽裝”的情況下和“認真”的情況下說的不一樣嗎。

    既然決定了要認真面對,那就我來開口吧。

    「我以為我們會繼續偽裝夫妻這種關系」

    并不是永遠。但既然現在看不到結束的苗頭那應該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「我們是命運共同體對吧?」

    我們是向全世界宣布結婚的“偽裝”情侶。

    「在我心里這是理所當然的事。但是我想著有必要『偽裝』到這種程度嗎之類的,平時對亞里紗總是很冷淡」

    這么可愛而且還完美的女生來照顧我真是太難為情了。

    「如果因為這樣讓你感到不安的話……實在對不起」

    亞里紗喝了口熱拿鐵后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「……明明都決定要結婚了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「就像個聽不到對方說『愛你』就靜不下心來的女朋友一樣」

    「也許就是這樣吧」

    「無非就是我自顧自的焦慮而已……想著會不會被拋棄什么的」

    「怎么可能這么做!」

    似乎我的聲音太大,引來了店員的注目。

    「我很珍惜亞里紗。一定會讓你幸福的。我保證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!」

    亞里紗的嘴型變得奇怪,臉頰染上一片紅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完全就是……求婚……」

    像是因為泡澡有些迷迷糊糊一樣,她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然后又像淋了雨的小狗一樣甩甩頭。

    「賢一已經做好覺悟的話……我也不該再隱瞞自己的問題呢」

    雖然我對她說不用勉強自己,不過亞里紗希望我聽一下。

    初中二年級的時候,亞里紗在校外模擬測試中取得了年級第一的成績。

    在這之前都因為隱瞞身份作為瑪利亞活動很少去學校的亞里紗,被人懷疑為什么能獲得第一名的成績。

    亞里紗在考試中作弊……流傳著這樣的傳言。

    在家里的KIMISAKAYA書店接受測試更是加劇了傳聞。

    「我覺得不是每個人都相信傳言。但是有人在主導,大家可能也不好否定……」

    主導流言的只有幾人,并不是每個人都批評亞里紗。

    「但是幾個人的傳言擴散到了大部分人中。大家不會全盤相信,但多多少少總會覺得『說不定就是這樣』吧」

    那是自己身邊發生的,謠言引起的炎上。

    某些情況下,世間發生的炎上可能是很不妙。

    但身邊的人帶來的炎上,正因為是直接承受才有著猛烈的威勢。

    「一想到大家可能都在心里懷疑我,我就害怕去上課」

    待在學生聚集的地方,就覺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之前亞里紗在我面前——亞里紗鬧到公司的時候——累倒了。

    「正好當時我忙著瑪利亞的活動,就說不用去學校了」

    亞里紗在另外的地方會更閃耀,自然會離開學校吧。

    「越是遠離學校,就越不想去上課……雖然我對自己瑪利亞的活動很有自信,但不擅長在褪下瑪利亞偽裝的時候應對學生」

    「這樣啊……既然這樣」

    直接從亞里紗口中聽說了事情經過,我才能第一次明確說出自己的意見。

    「那就沒必要勉強自己去學校了!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誒?你之前不是說希望我去上課嗎?」

    亞里紗呆住了。

    「你想去的話當然沒問題。但既然有這種原因,那就沒必要去」

    「……沒想到、你居然會這么說」

    像是松了口氣,亞里紗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「你以為不管發生什么我都會說『去上課』是嗎?」

    「這個……當然了。啊~、但是這樣……」

    她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「……做出的決定,和我一樣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也覺得去上課比較好……不知情的話我一定會這么認為」

    我害怕自己再去改變亞里紗的人生。

    「如果不好好說清楚的話,有些事情我是不會明白的」

    這也是我應該反省的。

    「那我也想問問你」

    抬起頭的亞里紗瞪著我。

    「你為什么……和武美涼在公園抱著?」

    「那、那個不是在抱她!」

    在我拼命伸冤之后,亞里紗總算是接受了。

    「哼嗯。那就……相信你沒有出軌吧」

    「感謝您的信任!」

    總覺得道謝好像怪怪的。

    「但是……真不容易啊。學習。作家活動、偶像活動全都超過一般標準卻還是得不到認同。雖然由我說起來,就像是在挖苦她一樣」

    「果然你很認同她呢」

    所以涼也意識到了亞里紗。

    「比起認同……更像是尊敬吧。雖然瑪利亞的活動也是差不多的感覺,但是她邊去學校上課還邊進行其他活動,這可不一般。因為我沒去學校,所以總覺得比不上她」

    今天的亞里紗很坦率。

    「而且學校的集體生活她也過得不錯。絕對經常被周圍的人要簽名。應該說是懷著自己強烈的意志,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同時,還能處理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的平衡感吧?她也太厲害了」

    「這些話、你還是直接說給本人聽吧」

    「……才不要。太丟人了」

    「她肯定會很高興,而且對現在的她來說也是極大的鼓勵」

    「那干脆就你去說吧」

    「我來說的話意思就不一……」

    這時、我忽然閃過一個想法。

    不、是一直環繞在腦中的某個意識,終于成形了。

    以我的立場、無法為作為作家的亞里紗和涼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憑我淺顯的才能,無法創造出事物的我根本做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但其實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正因為我代理商的身份,才有我能做的事。

    「吶、亞里紗」

    「怎么了賢一?」

    「我有點事想讓你陪我一起」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「關本店長、謝謝您。這么突然……」

    我向店長低下頭。

    「不會不會,總覺得做的這些會很有趣」

    關本店長笑瞇瞇的看起來很開心。

    「借款請按照我們的采購條件歸還哦」

    「誒!? 再怎么說這也……」

    「開個玩笑啦」

    我還信了一半……這就是突然聽我說些強硬條件的代價嗎……

    「……你在謀劃什么?」

    店長回到里間后,亞里紗問我。她一臉訝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嘛、什么都不說就被帶來肯定會不安吧。

    這里是營業結束后書店的活動區。

    光滑的地板上擺放著設計時尚的木桌和鐵制椅。投射燈光將店內籠罩在溫暖的橙色之中。

    平時閑的時候可以當做咖啡廳使用。還可以開設演講會、研討會之類的活動。

    這里還有另外一個人。

    「為什么……現在來這里?」

    我把武美涼也叫來了。

    這里對涼來說,是充滿回憶的地方。

    「配置也和那時候一樣……」

    我把以前、涼參加過的小說講座舉辦的書店的那個會場,在關店后的時間內借來用了。

    「總之、先坐下吧」

    我催促著她們坐在座位上。而且還是面對面。

    我站在會場前方、白板前面。

    「那么現在、小說講座開始」

    「哈?」「誒?」

    兩位少女不解的眨著眼。

    「有兩位參加者呢。要給我的報酬是……讓我讀到最棒的作品」

    「等等賢一……你說什么呢?」

    「現在應該叫我『老師』哦」

    「最后要叫你『主人』的play嗎?」

    「我才沒這么說啊」

    也難免亞里紗會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「再現了那個時候……為什么?」

    涼似乎有些氣憤。仿佛自己的過去被玷污了一樣。

    「我思考了自己能做到的事情」

    我一開口,兩人就認真的豎起耳朵聽。

    「其實我還是有些苦惱。自己什么忙都幫不上」

    「沒這回事……」

    「好了、亞里紗。聽我說完」

    我打斷了想要否定的亞里紗。

    「毫無疑問你們的活躍是大家公認的,你們有著出眾的知名度。這很了不起。你們達到了我難以企及的高度」

    我并不是自卑。

    「而且你們還這么年輕。老實說,我都覺得嫉妒了」

    光是年輕就已經足夠耀眼了,你們還想閃耀到什么地步啊。

    對于想要創造出某種事物的二人,作為旁觀者的自己能做的。

    「我沒什么了不得的才能」

    在我心中,早已經認識到這一點并對此妥協了。

    但其實并沒有。

    「我想理解這點、承認這點,但我從來沒去面對過」

    只把這當作是沒辦法的事。

    「沒有才能而選擇放棄,和認真面對是兩回事」

    認真面對又能怎么樣呢,我到底想過多少呢。

    「我啊,想要像涼的哥哥一樣,但我無法和真正有才能的人相比較」

    就算說要戰斗,正面進攻是不可能打贏的。

    「實在太—明顯了,任誰都能看出來,我沒辦法創造出什么來對吧?出版代理的工作大概也是一樣」

    我們的工作就是將某人創造出來的書,送到書的展臺去。

    都不是直接賣給客人。

    是一項別人看來莫名其妙,很難傳達意義的工作。

    「但是、我……我們,有些事情只有我們才能做到」

    正面面對才能,和身邊強大的人一起,這樣就能看見了。

    「代理商說起來就只是運送書而已。但是換個角度來看,也可以說代理商是連接某人寫的書和某人的橋梁。也就是說,我們將某人的想法和心意和另一個人連接在一起」

    自己所發揮的作用的本質、是什么?

    「基于這個想法,我開始考慮有沒有什么事是只有自己能做到的。所以……」

    她們認真的聽著我說的話。

    這讓我有點高興,有意停頓一下后,我對她們說

    「亞里紗和涼,你們現在就開始寫故事」

    我將稿紙和鉛筆放在她們面前。

    「誒……?」「嗯……?」

    她們還是一副呆愣的樣子。

    「畢竟這是小說講座嘛,當然要寫故事了」

    「就算突然說要我「快寫」也」

    「說是小說,隨便寫點散文也可以。順便說不要寫之前思考過的題材」

    「不能寫?」

    亞里紗向我發問。

    「你們就寫下關于自己的事吧」

    「讓我寫,說是這么簡單但是我現在也沒在狀態,武美涼應該也……」

    她向涼那邊窺視。

    涼緊緊盯著稿紙。

    「不用想得那么難。寫一寫只想傳達給對方的東西就好。也就是說」

    我指著亞里紗和涼。

    「把你們想寫給眼前的人的東西寫出來就好了」

    我想通過作品,架起亞里紗和涼之間的橋梁。

    「我寫給武美涼。武美涼寫給我……是這個意思嗎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向陌生人寫文章是很難。但你們都很了解對方吧?」

    「也許是這樣沒錯,但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向對方坦率的寫下自己的想法。就把它當做是一封篇幅長一點的信也可以」

    「賢一……這也太扯了吧?」

    「是為了我的……荒療治嗎?」(譯:荒療治指不顧患者的痛苦)用劇烈藥劑或過激方法治療)

    涼終于開口說話了,似乎覺得這一切都是為了她。

    「隨便你怎么想,畢竟現在是小說講座。還有就是、沒必要因為不想被看見寫的不盡意的文章就退縮。因為你們寫的東西不用拿出來看也可以」

    「不用給別人看嗎?」

    涼露出驚訝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這樣你就能寫了吧?只要寫出自己的想法就夠了」

    「雖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……」

    亞里紗還是有些不滿意。

    「哪有閑工夫做這些啊?就不能給寫好的原稿嗎」

    「你寫好的原稿或許缺少一些啟示吧」

    「我平時寫的隨筆也寫的很真實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也沒那么難啊。就對涼寫寫看嘛。時間也只限一小時」

    「才一個小時,這能寫幾頁啊」

    「我的意思就是說只要寫完一小時寫出的東西就夠了……明白了嗎?」

    我對還想抱怨什么的亞里紗和還沒打起精神來的涼強行總結內容,然后發出信號。

    「準備—、開始!」

    就算我這么做,她們的手還是沒有動。

    「就算你這么說也太難了。主要是隨心所欲的寫作是吧……但不管怎樣我不變成瑪利亞也寫不出來啊」

    「不、就亞里紗。我更想讀亞里紗寫出來的文章」

    「人、人家的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、比起瑪利亞我更想了解亞里紗」

    即使不依賴瑪利亞,亞里紗本身也魅力十足。

    我說完注視著她,亞里紗紅著臉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「……好吧」

    她拿起筆,寫出了第一個字。

    接著又流暢的寫完一段句子。

    「平時都是鍵盤打字有點不習慣……不過手寫也不錯呢」

    看她寫起來感覺還不錯,馬上就開始下一段句子了。

    與此相對,涼還是沒動過。

    「怎么了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寫不好」

    「不需要『寫好』」

    「我沒辦法整理自己的感情……大概、會寫的亂七八糟的」

    「這就對了!」

    我探出身體。

    「涼這種亂七八糟的地方,我也想看」

    「你這種說法,怎么想都覺得是變態哦?」(譯:這里兩個亂七八糟的用詞還表示渾身沾滿粘液的樣子)

    我被投以輕蔑的目光。怎么會這樣啊。

    但涼還是思考了一會,對我說。

    「……不退縮、就能寫好嗎?」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我說的話能起多大作用。

    「……我知道了」

    涼也開始動筆。

    開頭只寫了一句話,擦去。接著又寫了一句,擦去。

    但文章逐漸增加到第二句話、又增加到第三句。文字像是決堤的水一般不斷涌出。

    其實我并不擔心能否促成現在的情況。

    因為她們,都是被文章吸引住的作家。

    一段段語句在她們筆下流現出來。

    即使有錯也不用橡皮擦去,而是劃上訂正線。

    在空白的地方標注好。

    甚至無視稿紙的用法,她們將自己心中的世界在白紙上擴展開來。

    靜靜的書店里,只留下她們編織文字的聲響——

    已經超過一小時的時限很久了,她們還沒寫完。

    不對、這句表達有語病。

    超過時限也還未停筆,她們沉浸在自己的創作中。

    「……寫完了」

    「……寫完啦」

    兩人幾乎同時停下筆。

    臉上都有些泛紅,洋溢著亢奮的情緒。

    「寫的還滿足嗎?」

    「嗯」

    「是啊」

    「既然這樣。小說講座就到此結束」

    聽我這么說,她們露出了不滿的表情。

    這也難免。

    我也寫過故事所以能理解。

    寫出了好故事,就特別想找人讀一讀。

    這,也是作家的一面。

    「既然都寫出來了,你們就互相看看對方寫的吧?」

    我的提議讓她們都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「……給賢一看,就不行嗎?」

    「我也想讓火野坂讀一讀」

    「我就算了。這是你們面對彼此寫的吧?那么真正應該閱讀的讀者也只有一個才對吧」

    即便我這么說,她們兩還是窺探著對方的表情躊躇著。

    但沒過多久,她們幾乎同時開口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讀也沒問題」「我也……是」

    「那就開始吧」

    她們交換了稿紙,開始閱讀。

    我也開始看她們硬給我的復印的文章。

    ……熱乎乎的。一開始讀我就有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因為是剛復印的,所以能感受到這熱度。

    還留著余溫的手稿又會是什么熱度呢。

    她們所寫的內容,比我想象中更真實的暴露了自己的內心世界。

    亞里紗誠實的寫下了不敢去學校的自己。而且還包括對涼和學校生活在內,切切實實的記錄了自己的自卑感。

    涼寫了一篇煩惱自己沒有才能的文章。甚至還寫下了對亞里紗這樣有天賦的人的畏懼。

    兩人靜靜注視著對方的文字。

    通過對方的文章來了解彼此。

    「這樣子……」

    「這種事……」

    對彼此一無所知的心情,現在通過原稿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這真的能讓她們互相交流嗎?

    這樣的情況下連自己的心情都無法調整好,更何況還要傳達給對方。

    下筆之前先正面自己的心意,才能使得思緒成形。

    而這本『書』,是通過我連接起來的也是事實.

    如果沒有我,亞里紗和涼可能還無法了解彼此的心情。

    沒錯、我們這種“賣書”的人,不止是單純的在賣書。

    我們是在連接人與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「我對君坂同學……很討厭」

    涼讀完后說出這句話。

    「啊、雖然說是討厭,但不是君坂同學的錯……只是我單方面的羨慕而已。因為君坂同學擁有一切」

    她的話不帶一絲悲意。

    「但是……其實不是那樣,你也是個普通人……一下就感覺很親切」

    她的表情變得明朗。

    「你到底是怎么想我的啊?」

    「我知道你就是瑪利亞的時候,真的懷疑你是不是超人呢?」

    「那怎么可能啊」

    「但是你、很普通的像我一樣苦惱著。不去學校,果然還是因為那個原因。沒想到你竟然這么受打擊……」

    涼低下頭說著「對不起」道歉。

    「你不需要道歉啦」

    「不、我是想代表整個年級向你道歉」

    涼向前低下頭。

    「聽到傳言的時候,我覺得應該不會是那樣……但是我什么都沒做。然后……君坂同學不來學校之后我也什么都沒做……」

    涼悔恨的咬住嘴唇。

    「我單方面的認為因為君坂同學很厲害,所以一定沒問題的。以為你學校也是經常在請假,果然是不想待在這種水平的地方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才不是這種高意識系……但是、在別人看來也許我就是這樣吧」

    亞里紗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「展現出會讓人這么覺得的態度的,一定是我吧~」

    「……雖然我一個人可能不太可靠,但是請你記住,學校里一定有一個人是你的伙伴」

    聽了這句話,亞里紗大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就像是要把剛才那句話埋入自己心中一樣。

    接著她轉過身,側對著涼說。

    「……雖然說自己沒有才能」

    她用手撐著下巴,說出的話有些嚴苛。是故意的嗎?

    「但有一個人從你的文章中得到了勇氣,是肯定的」

    她依然側對著涼說。

    「而且……這個人還是被說有才能的我」

    聽了這句話,涼露出感慨的神色。

    「……謝謝你」

    兩人交換過記載著心意的原稿后,看起來和之前不同了。

    「書……果然好厲害」

    這是我坦誠的想法。

    「從文章中想要傳達的東西,即使是完全相背的距離,就算是跨越時代也能傳達」

    數百年前書寫的經典,至今還在流傳。

    處理這樣的書,向需要的人送去的行為,是作者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現在、這是只有出版界工作的人才能做到的工作。

    「把今天寫的原稿,錄入你們的作品中怎么樣?」

    「……果然剛才還是沒集中精神!」

    亞里紗突然大叫。

    「太、太嚇人了吧?」

    「在心里有雜念的情況下,即使想寫其他的主題還是無法順利完成……但是現在的我、就像從枷鎖中解放一樣」

    「我也是。現在的話……一定能寫出來。更能面對自己」

    她們似乎已經泛起寫作的欲望。應該不必再擔心了吧。

    今后肯定也會誕生出她們面對自己內心寫出的原稿。

    那一定會成為,打動大家心靈的書。
上一章   章節目錄    下一章

   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

 

重要聲明:小說“就算15歲也是我的新娘!”所有的文字、目錄、評論、圖片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,本站永久域名http://www.gahsv.club
Copyright © 2008-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.

 

经典243援彩金
360时时彩走势图 七乐彩第2019060期开奖结果 pk10精准实用6码公式 老快3代理 电竞比分网1zplay api 2013亚洲杯足球直播 大乐透蓝号到几 时时彩开奖结果 知乎什么项目赚钱 麻将打法技巧 即时赔率球探 稳赚六肖是什么网址 彩票快三技巧规律 内蒙古快3官方网站 北京pk10大小计划软件 h1z1游戏里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