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凑轻小说文库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GGO论坛 求书频道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光之小说(light novel) 第一卷 chapter04 光之小说 (lightnovel)

    ### 1 早上的公园

    被鸟叫声吵醒了。帐篷透着亮光。

    帐篷的角落堆满了传单。没有梅塔碳的影子。我从帐篷里探出头来。耀眼的朝阳让眼前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”

    我习惯了一下耀眼的光芒,开始欣赏公园里的景色。小鸟在被朝?#35835;?#28287;的草坪上踱来踱去,散漫地徜徉。

    在?#25512;?#26085;无异的公园的一角有一个陌生的存在。

    对面的饮水处有个女孩子正在用力地洗脸。是梅塔碳。

    穿着T恤衫和短裤,用溅起水的洗脸。由于朝阳和水滴的关系,她的周围漂浮着彩虹。

    洗完脸后,梅塔碳下巴?#22836;⒍说?#30528;水滴回到了帐篷前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,文弘!”

    “早上好,梅塔碳。好冷”

    梅塔碳像动物一样挥动着脑袋把水滴甩飞,但转得慢,水没有甩干净。

    一边滴着水滴,梅塔碳将手臂伸进帐篷外面的登山包,从里面拿出折叠的小桌子交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打开小桌子放在地上,梅塔碳再?#24433;?#37324;拿出几件东西摆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铝盘子和两个汤匙。

    铝锅、户外炉和火柴。

    冰冻干燥食品和两桶方便面。

    西红柿、水果刀和塑?#20064;?#26495;。

    然后是两把钢管椅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要怎么搞才好呢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早餐套?#26742; ?#21152;工一下吃了就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是这样啊。早餐……这是一天的能量来源。文弘也?#22253;傘?br />
    “那我就不?#25512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我在小餐桌前打开了钢管椅,布置好场地。坐在钢管椅子上的梅塔碳,毛毛躁躁地擦着火柴,点着炉子,手拿着西红柿开始烤。

    “烫烫。好难啊,这个”

    虽然在意料之中吧,梅塔碳?#22378;?#30495;的没有一丁点做?#35828;?#32463;验。

    “让我试试?#26032;穡俊?br />
    我切碎了西红柿,?#36879;?#29157;食品用锅一起煮。不久西红柿烩饭就做好了。

    “hafuhafuhafu。真好?#22253;?”

    再吃完杯面就觉得很饱了,梅塔碳再次将手臂伸进登山包,拿出两个铝杯、咖啡豆、咖啡牛奶、拖鞋和过?#20284;鰲?br />
    “这些又该怎?#31383;?#25165;好呢?”

    “咖啡套?#26742; ?#27873;着喝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不懂做法,你能帮我做吗?”

    钢管椅上的梅塔碳托着腮看着我,四目相对。在朝阳下看到的梅塔碳简?#26412;?#20687;天使一样,?#33041;?#24320;始?#26412;?#36339;动。

    想起了昨晚在帐篷里的事情。那是模糊的影像记忆,也想不起来最后到底做了什么。尽管如此,我的脸迅速的变红。梅塔碳也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好害羞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决定集中精力泡咖啡。把牛奶加入打碎?#30446;?#21857;豆,在咖啡杯套装中注入开水。

    好香啊!

    迅速转换?#37027;?#30340;梅塔碳的声音和咖啡的芳香,在清晨的公园里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有点烫,一定,一定要小?#38476; ?br />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把铝杯递给了梅塔碳。

    两个人慢慢地喝了咖啡。

    在帮忙收拾餐具和帐篷时,梅塔碳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对了!发生紧急情况时的联络方式。在这里!”

    梅塔碳给我看了左手背。在那里,用签字笔写了好像是手机号码的黑字。梅塔碳把手伸进登山包的深处,在里面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?#24433;?#37324;拿出了一?#28900;?#25163;机。翻盖的方式看上去像是旧世纪的遗物,我很吃惊。

    “我带了手机…”

    “电?#21834;?#26159;为了和远方通信的道具。出门当然要带着啦”

    梅塔碳?#26223;?#22320;打开手机,输入左手背上的号码。电话一直打不通。梅塔碳就这?#31383;?#25163;机贴在耳朵上对我说明。

    “我呢。是转学?#20945;?#20010;城市的。但是钱包掉了,昨天慌得一笔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迷路的时候,还是有可以依靠的?#35828;摹?#25171;这个电话就行了”

    电话接通了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对话,梅塔碳说要给对方家里添点麻?#22330;?#26757;塔碳折起手机,背起登山包。

    “那么,再见了”

    “恩…”

    梅塔碳和我在公园的门口道别。

    已经交换?#35828;?#35805;号码,一定还能在什么地方再见吧。我有预感,不久就会再见面。

    我向梅塔碳挥挥手,从公园走了十分钟左右就到了自己家。妈妈还是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洗完澡,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发呆的时候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pingpong~

    pingpong~

    刚从床上爬起来,门铃的节奏渐渐地开?#21152;?#20102;异样。

    我全速奔跑去开?#29275;?#30475;到朝阳照射下的?#30422;?#21644;梅塔碳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### 2 与未沙的相遇(encounter)

    梅塔碳是?#30422;?#30340;?#30422;?#30340;朋友的女儿的女儿。据说,梅塔碳是经由?#30422;?#30340;?#30422;?#24471;知了我?#30422;?#30340;电话号码,作为?#20945;?#20010;城市时的紧急联络方式。

    令人吃惊的是,病态怕生的?#30422;?#19981;知为?#25105;?#32463;和她关系很好了。本应是初次见面,看上去却像是认识很久的熟人。

    像鱼儿得到了新鲜的水一样,?#30422;?#24320;心的和梅塔碳进行着交流。多亏了梅塔碳,我和?#30422;?#30340;人际关系上的尖锐纠纷迅速变得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“请多关照,文弘”

    梅塔碳一坐?#19979;?#22920;车后座便对我微笑。我也坐旁到了她旁边。

    “这边也请多关照”

    我们的汽车出发,开向车?#23613;?br />
    刚才通过电话这个文明的利器我查询了一下,这条街上三家?#22836;?#37117;满了。根据?#30422;?#30340;强烈的愿望,梅塔碳暂时住在家里。正好有空房间可以给梅塔碳。

    家的冰箱里什么都没有,所以我们开车去车站前的商?#21040;?#20080;东西。?#24049;?#20202;将我们引导到车站前的大?#22363;?#37324;。旁边的梅塔碳哼着小曲凝视着周六窗外流淌的街道。妈妈开车很流畅。

    把车停在?#22363;?#30340;立体停车场后,?#30422;?#21644;梅塔碳搭乘自动扶梯到了?#22363;?#20869;部。

    梅塔碳搀扶着不善于应付?#23548;?#30340;人潮,脸色发青的?#30422;住?br />
    ?#30422;?#21521;被孩子撞到摔倒?#35828;?#26757;塔碳伸出手,拉她起来。

    我感受到了互助精神,看来她们关系很好。目送着两人分头进入食品卖场的背影,我走进了附近的书店。

    在?#21448;?#35282;,找到了以前连载吉冈?#40092;?#23567;说的小说?#21448;荊?#20080;了一本。也在新刊专柜买了关于如何运营组织的新书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做什么呢?

    我拿着纸袋在?#22363;?#37324;徘?#30149;?br />
    在电梯前望向?#24049;?#26495;的时候,有人向我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喂,那边的”

    ?#29677;牛俊?br />
    “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喵”

    回头一看,未沙在那里。她用?#30452;?#30340;视线盯着我。

    因为是假日,未沙没有穿着运动衫,而是穿着比较时髦的?#36335;?#25140;着猫耳朵一样的有着三角形无用突起的帽子,穿着条纹短袜。脖子上套着平时的项圈。

    从能感到身体的强度的大腿那里感觉到野蛮的能量,从项圈感觉到了心的黑暗。

    希望服从于谁,被谁支配,从而摆脱自己的义务和责任。透过项圈这个道具,?#22378;?#33021;看到她心中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喂,你在盯着我看什么呀喵。”

    我把视线转?#39057;?#22320;板上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br />
    希望你能赶紧去别的地方啊。

    但是,未沙不打算离开,一动不动地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不知道又会对我做出什么。我想设法控制话题。

    我就那么一边错开视线一边小声说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#21727;,读过了?#19969;?br />
    “什么喵”

    “那本小说。山田给我的那本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会吧,居然读了我写的小说喵”

    “啊,嘛。读了”

    “啊,那样的失败作品喵!很无聊的喵!爱丽丝也太过分了喵!”

    一阵名为未沙的暴风雨开始了。挥起拳头,踩着地板。这?#19968;?#26524;然在控制情绪上存在问题。但是周围有很多带着孩子的?#21857;耍?#36825;些?#31181;?#30528;未沙的暴力冲动。?#22378;?#27809;有被现场被施暴的危?#25307;浴?#37027;么继续聊?#30446;窗傘?br />
    “先冷静,冷?#30149;?#37027;个,还挺有意思的?#19969;?br />
    “烦死了!你这种人怎么可能理解我的小说呀!”

    “那个项圈是假装猫吗?”

    “是喵。但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喵”

    “很可爱嘛”

    “被你这种人夸奖了也没什么好高?#35828;?#21941;。?#25442;?#35753;我恶心喵”

    “小说的结构很精致,让人佩服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不懂装懂了。?#28526;?#30340;你已经暴?#35835;?#21941;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像安?#30475;直?#30340;野兽一样地从各种各样的角度说出和善的话,不过,?#30475;?#37117;遭遇强烈的拒绝。

    已经到极限了,无法?#28108;?#20102;。但是只说一句话,再说一句话吧……我发挥了跑马拉?#27801;?#36234;极限时的顽强,继续与未沙交流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办法再说下去了。再说下去心都不好了?#20445;?#22312;抛出这句话之前,沙终于说出了拒绝以外的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你说我的小说很有趣,喵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很有趣?#19969;?br />
    “那给我点什?#31383;傘?br />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给钱啊,读书钱喵。什么事情都不?#21069;?#32473;的啊!给钱啊喵!”

    未沙带我去了热闹的美食广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未沙?#26757;?#33394;的勺子戳着装了三个冰球的杯子。

    在美食广场的正中间,?#20197;说?#25214;到唯一一张空着圆桌,未沙就一直在我面前专注于舔冰淇淋。

    “好吃。在嘴里弹来弹去的喵”

    无意识的、动物般的笑容在脸上盛开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太好了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对我竭尽全力写的东西付出代价是理所当然的喵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”

    因为很闲,看刚才买的?#21448;?#20160;么的吧。把手伸向纸袋。那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吃不吃喵?”

    抬起头,未沙把吃到一半的冰淇淋杯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”

    扎在这冰激凌上的粉色小汤匙,我可以就这么接着用吗?

    未沙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边感?#35282;?#28872;的紧?#29275;?#19968;边拿起了那个粉色的汤匙。然后把一两口冰淇淋送到嘴边。

    因为紧?#29275;?#25152;以味道什么的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好吃吗?”

    ?#29677;牛?#21999;”

    “已经三口了,不行,只能吃两口喵!!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捞了两口冰淇淋吃,把杯子挪到对面还给了未?#22330;?#26410;沙露出了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能是冰淇淋共享的仪式奏效了吧,之后的对话以前所未有的顺利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你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对于我的提问,回答是“收集收据喵?#34180;?br />
    “收据?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仔细看地面走路的话会找到很多喵。收集五千日元就能抽?#36793;鰲?br />
    “真是个不错的度过周末的方式”

    “是的喵。我很聪明吧喵。告诉我你在干什么喵”

    我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“怎?#20945;?#26679;喵!那位大人也来到这里真是了不起喵。你跟那位大人一起住,绝对不能做失礼的事情哦喵”

    那位大人,恐怕是指梅塔碳吧。

    “你要见见吗?应?#27809;?#22312;那边的超?#26032;?#19996;西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我不想让那位大人看到我这种什么都无法创造的废物。比起那个,我要看你刚才买的书喵”

    我从纸袋里拿出了?#21448;?#21644;新书。果然未沙还是对小说有兴趣,开始翻看?#21448;尽?#29420;角兽?#34180;?#37027;是以幻想的代名?#35782;?#35282;兽为名的面向年轻?#35828;?#23567;说?#21448;尽?br />
    另一方面,我翻开新书,开始学习如何运营组织。我们周围是美食广场的饮食店。拉面、咖喱、汉堡包、乌冬面、章鱼烧、炒面等让人有亲近感的阵容。

    许多和家人一起的人,穿着便服的初高中生吃着午饭,舔着冰激凌。在角落里,我们翻着书?#22330;?br />
    虽说是在这个女?#35828;?#38754;前,但?#32416;才?#21862;的纸声让人?#37027;?#33298;畅。

    总觉得很安心。

    暂且无言翻阅着新书,书上写着如何建立坚实友好关系的秘诀。

    “考虑一下能不能给眼前的人一些有利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考虑了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。我有收据,你要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喵!”

    我把钱包里的收据摆在桌子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可以用来抽奖的收据。请不要?#25512;?br />
    “谢谢”

    ?#21834;牛?#36825;收据怎?#20945;?#20040;旧呢?背面用铅笔写着什么”

    “写着什么喵?”

    我和未沙把头靠近桌子的中间,望着被晒黄?#35828;?#37027;个旧的收据。

    在那里用潦草的字写着『全部=1』。就好像有人急急忙忙地将突然?#26009;?#30340;灵?#34892;?#22312;这张收据上了一样。

    未沙探出身体,看着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?#21834;?#20840;部’是什么意思喵?”

    我照常理地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,一切吧,一切的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那我也算进去吗喵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在那里吃拉面的人,还有那本书,未沙,我,一切都算。这个购物?#34892;?#20063;好,这个宇宙也好,所有的一切都包含在“全部”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那么,‘1’是什么意思喵?”

    ?#21834;?’是一个的意思。也就是说,万物归一。这张收据上写的,万物归一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原来如此喵”

    未沙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在购物?#34892;?#30340;喧嚣中,未沙浮现出平静的表情,闭着眼睛思考一会儿,她心中到底在思考什么呢。

    我看入迷了。这样看来很她真的漂亮。

    沙子突然睁开眼睛,手伸向旧收据。

    “这个能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要这个干?#19969;?#36825;玩意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我想要喵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。给你了”

    “谢谢喵”

    未沙小心地把收据放在口袋里,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了小说?#21448;尽?#25105;又翻起了新书。

    总觉得时间的流逝比刚才更平稳了。

    在平静中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”

    什么来着。

    好像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似的,?#20174;?#24819;不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?#27973;I亮?#30340;是什么。

    关于宇宙的什么? 关于时间、空间、次元的什么?又是关于眼前的?#35828;?#19968;些事情,和我的朋友有关系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朋友?

    好像有重要的朋友,不知道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环视前后左右。好像她就在附近?但是不知道那个朋友长什么样子。可能是幻想中的朋友吧。可能是在未沙翻阅的小说中登场的人。?#37027;?#30340;混入长长的文字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文弘,在哭吗?哪里痛喵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?#30333;?#22825;吵架的时候,把你哪里弄疼了吧喵…对了,把脚借给我喵!”

    未沙突然向桌子下伸出手,拉起我的双腿,放在自己的膝盖上。恐怖超过了内心的阈值,我僵住了。未沙用手碰我的脚腕,慢慢地按压那里。

    “喂,你在干什?#31383;。俊?br />
    “疼的话就说喵。我给你按摩喵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不疼。

    非要说的话,算是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感到?#27973;?#28201;暖。

    我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按摩结束后,未沙将我的脚放到?#35828;?#38754;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仅小说写的好,按摩也很熟练啊。”

    “吵死了喵。是收据的回礼喵”

    未沙用?#21448;?#36974;住了脸。

    我把脚放回地面。

    感到?#30424;?#23454;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感觉能朝着目的地下去。

    目的地。

    也许可以想起忘记的是什么。为此,需要更多的安心和温暖。也需要更多闪耀的光芒。那不仅仅是背面写着字的收据,还必须收集更多更宽的纸,纸上写着大量的文章。

    如果重读那个的话,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想起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感受到已经忘记?#35828;哪?#20123;事情。

    不久,?#30422;?#21644;梅塔碳?#39277;?#32654;食广场。手里提着许多购物袋。不仅是食品,还买了?#36335;?#21644;杂货。

    梅塔碳一发现我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文弘——咦,还有未沙酱呢”

    ?#30422;?#27880;意到未沙这个异常,躲在了梅塔碳的后面。但是梅塔碳起了润滑油的作用,三人聊了会儿家常。

    “啊,对了喵。收据的话?#36879;?#25105;吧喵”

    ?#30422;?#25226;所有的收据都交给了未?#22330;?#26410;沙说“收集了很多喵,我去抽?#36793;鰲保?#21333;手拿着小说?#21448;纠?#24320;了。

    在回家的车上,我在后座听着无尽的对话,突然想起——

    “啊,独角兽?#21448;荊?#24536;记还给我了…”

    在自己家里,吃了很多颜色鲜艳的夏季蔬菜做的午饭,休息了一会儿,梅塔碳和妈妈又坐上车出去了。听说这?#25105;?#20080;梅塔?#21152;?#30340;家具。

    我在自己的房间里一个人发呆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什么,打开上学包,里面找出来社团活动的设立企划书。

    我决定去耶麻川庄。

    ### 3 家庭聚会(home party)

    耶麻川庄的庭院里有桌子和长椅。我在那里发现了正在拼图的未?#22330;?br />
    ?#40092;?#19979;的桌子上,下午的阳光反射着细小的拼图块。可能有一千块吧。无数光的碎片在未沙的手边?#20102;浮?br />
    “你看什?#31383;?#21941;?这是我刚才抽奖中的。我不会给你的!是我的喵!”

    未沙护住拼图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”

    “但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。要拼的地方太多了,碎片的组合是无限的喵!”

    拼图作业好像还没有开始。我坐在桌子对面,一边注意不要?#30899;?#26410;沙,一边把手伸向碎片山顶。

    寻找拼图最外侧部分的碎片,然后交给未?#22330;?br />
    “从边缘开始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喵!”

    未沙把我交给她的拼图接连不断地组合起来。不久就完成了外框。接下来只要?#24944;?#23436;?#36175;迹?#19968;步一个脚印的进行组合的工作就行了。

    通过未沙和我的手,拼图一点点地被组合起来。

    默默地?#20013;?#24037;作的时候,披着平时的斗篷,拿着收割?#35828;?#39321;草束的山田爱丽丝登上了高台。本以为会就那样进入耶麻川庄的,中途注意到这边就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天气这么好的周六午后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了就知道了喵”

    “看就明白的吧”

    “拼图吗。好像很有趣。我也想做。但是在那之前我得弄?#19978;?#33609;”

    山田把休闲座椅铺在草坪上,在那里排列着香草。

    我移动到长椅的边缘。山田爱丽丝在空出来的地方坐下,参加了拼图作业。可能是因为平?#26412;?#22312;做种地等物理性的工作,山田爱丽丝在三人中是最熟练的。

    一边被?#26377;?#38386;座席飘来的香草的香味包围,一边一点一点地镶上拼图块。

    偶尔耶麻川庄的?#29992;?#30331;上高台。拿着居?#31995;?#30340;女高中生、背着吉他盒的绿色头发的女生等等。她们向我们打招呼,然后消失在耶麻川庄?#23567;?br />
    突然手边落下了影子。抬头一看,长椅的旁边站着玛丽小姐。

    “是麦茶?#19969;?br />
    玛丽小姐在桌子上放下三个玻璃杯,回到了耶麻川庄。一路带着温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文弘,你要心怀感激的喝呀!”

    靠着麦茶?#25351;?#20102;?#37027;椋?#24037;作速度暂时提高了。之后,工作速度又接近了零。天气太热了,肚子又饿。周围的草坪闪耀着耀眼的绿色。阳光太强了,连拼图块的形状都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看来在中暑之前是拼不完了。我放开拼图,?#24433;?#37324;拿出文件,给山田爱丽丝和未沙看。

    “能成为我的部员吗?一起进行创作活动吧”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爽快地答应了,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未沙一副很难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中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创作什么的……不行喵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写了那么多小说吧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做不了。你读过的那些故事,我已经想不出有什么后续了”

    在拼图上啪嗒一声落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像是拿着点着火的炸弹一样开始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未、未?#22330;?#19981;要哭。别哭了!”

    “呜,呜呜,呜呜呜呜,呜呜”

    呜咽声越来越大。必须防止炸弹爆炸。我试着用冷水般的话语泼她。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你擅?#22253;?#25105;的?#21448;灸没?#23478;了吧。快点还给我。然后不管怎样,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”

    “你,你ma,什么?…你这b!”

    未沙一边哭着一边进入战?#32439;?#24577;。我为了不让拼?#38469;?#21040;伤害跑到草坪上,?#24613;?#22312;那里迎击未?#22330;?#20170;天山田爱丽丝动作很快,很早就救了我,所以我没有哭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外面工作太热了,已经不行了。我们小心地把没拼完的拼图搬到了耶麻川庄。

    根据玛丽小姐的说明,原来的耶麻川庄是上世纪中期建造的,是构造良好的西式民居。据说数年前作为合租公寓进行了现代?#33041;歟?#25165;有了现在的耶麻川庄。

    杉木地板的木?#22378;?#32654;。不仅是地板,漂亮的柱子,客厅的桌子和长椅,还有从高高的天窗降下光的螺旋阶梯等,所有部分都使用了无?#25913;静摹?br />
    玛丽小姐自豪的继续介绍着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拿着刚做好的拼图,跟在山田和未沙后面上了螺旋阶梯。在左?#36951;?#21015;着门的二楼走廊里,?#37027;?#24179;静了下来,同?#26412;?#31070;也?#25351;?#20102;。是因为不惜使用好的?#38745;模爬?#32780;新颖的房屋构造吗?还是微微飘浮的芳香油的芳香的作用?

    “真好啊。如果住在这样的公寓里,内心都会变得充实起来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的房间喵。心怀感激的进?#31383;?#21941;”

    未沙打开二楼深处的门。房间里散落着无数被揉?#36175;?#30340;传单和便利店袋,窗帘紧闭,室内昏暗,空气潮湿,让内心感到荒芜的四叠半房间。

    我一边用?#36335;?#30340;袖子遮住嘴角,一边踮着脚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太惨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文弘。别这么说啊。即使这样未沙的房间也已经打扫过了。上次我来的时候可?#35748;?#22312;脏了不止十?#19969;?#36824;是我帮她收拾,所以才变成这样的”山田?#37027;?#22320;耳语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收拾喵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了客人而高兴,未沙欢快的像狗一样,把散乱在房间里的?#36335;?#20869;衣、垃圾和传单扔到床下。

    地上有了空间,我先把拼图放在那里。山田爱丽丝从哪里拿来了仙贝等点心。三人一边吃一边重新开始拼图。

    未沙偶尔情绪不稳定,刚一想流泪,就抓着我开始打。?#30475;?#25105;?#35760;擅?#22320;把未沙的注意力转向了拼图方面。

    随着拼图?#30446;?#30333;填补接近完成,坐在身边的未沙散发出异样的紧张?#23567;?#40763;息变得?#31181;兀?#25423;着拼图块的手指在颤?#19969;?br />
    我无视了她,像没有心的机器一样地?#20013;?#24037;作。不知道是不是起了模范作用,未沙和山田也开始像拼图组装的产业机器人那样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天黑的时候终于完成了拼图。等到涂完固定拼图的粘合剂,未沙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敢相?#29275;?#23436;成!这是我第一次完成什么直到最后……要、要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,未沙!今晚开?#21861;园傘?br />
    山田爱丽丝和未沙?#24403;?#30528;蹦?#22902;?#36339;了起来。我把那些差点就被踩得七零八落的拼图,移动到相?#22253;?#20840;的床下。这时,在床下发现了塞着的独角兽?#21448;尽?#29992;手指捏着拿出沾满了谜一般的液体和?#39029;?#30340;?#21448;尽?#25105;也?#20204;?#21521;未沙说了恭喜你之类的?#21834;?br />
    *

    回到家里,打扫了一下起居室,窗外就一片漆黑了。我刚想一个人吃点什么,打开冰箱,汽车的引擎声就响了。妈妈和梅塔碳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们抱着很多购物袋进了起居室。据说还有大件家具日后会通过配送送到。然后,我被告知今晚有欢迎聚会。

    “聚会?”

    “?#21069;。?#27966;对。搞这种东西,还是妈妈出生以来第一?#25991;亍?br />
    今晚想开派对的气?#24080;?#20174;哪里发出来的呢……

    梅塔碳和妈妈像孩子一样兴奋地开始?#24613;?#26009;理。

    试着叫山田爱丽丝和未沙怎么样。突然想起来的我,给山田发了信息。

    “不来梅塔碳欢迎会吗?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门铃响了。我打开玄关?#29275;写?#20102;手里挂满了购物袋的山田爱丽丝和未沙,购物袋里装着的是点心和果汁。

    由于?#35828;?#27668;息,鞋箱上的金鱼都充满活力。盆栽?#20498;?#24320;得很美。?#30422;?#20725;着脸向两个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?#24052;恚?#26202;上好。我是文弘的妈妈”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。请多关照喵”

    ?#24052;邸?#21407;来是这么漂亮的人啊…真不敢相信…”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看着?#30422;祝?#30475;着我,满脸通红。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香草茶的试制品,交给了妈妈。

    ?#30422;?#21644;客人们一起做饭,渐渐地开始放松起来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热闹的晚饭过后,梅塔碳和山田爱丽丝一边吃着点心,一边指着?#22870;?#19978;的饰品,开始了充满美术批?#34892;?#30340;对?#21834;?br />
    我和妈妈喝起了香草茶。

    未沙在沾满?#26696;?#22902;油的盘子旁边,打开成立社团的企划书,用圆珠笔在那里签名。

    ### 4 社团活动

    学校屋顶上摆着长椅,是在午休时间吃便当的学生和?#28108;?#20241;息的场所。但是今天放学后,只有一直盯着手机看的吉冈?#40092;?#21644;紧张的我。

    我提出了要办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召集到部员们了。山田爱丽丝,和之前转学的梅塔碳,C组的叫未沙的?#19968;鎩?#21097;下的就是顾问了。请您成为我们的顾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算开什么部呢,文弘?”

    “那个啊,在那张纸上写着呢。”

    我指着刚才交给吉冈?#40092;?#30340;文件,之前被折叠着放在口袋里。吉冈先生打开了文件。

    “文,文艺部吗?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文艺部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!”

    吉冈?#40092;?#25376;着头,露出苦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你有幼儿期的心灵创伤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这是青年期的创伤”

    “心灵创伤也有多种多样的呢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因为?#35828;?#24515;是宽广而复杂的,到处?#21152;?#20260;痕,特别是像?#40092;?#36825;样纤细的人!总之文艺部是不行的,我说不行就不行!呜呜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吉冈?#40092;?#25235;着屋顶栅栏的铁网,不断呻吟。我把手贴在胸口诉说。

    “太奇怪了,吉冈?#40092;Γ?#21548;说?#40092;?#20197;前是小说家。但是却拒绝做文艺部的顾问,太奇怪了!明明《滑下去的话!》系列是那么有名的!”

    “你,你读了吗,文弘桑?”

    “当然读了!?#19968;?#22312;网上写了长评论打了五?#21028;?#21602;。我之所以想成立文艺部,就是因为看了?#40092;?#30340;著作而感动。”

    “谢,谢谢你文弘……但是,正因为如此,才不想让文弘染指文艺部、小说执笔等黑暗的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黑暗的活动?这种话还是第一次听见啊”

    “哼…小心点啊,文弘。黑暗到处?#21152;小3聊?#20110;黑暗太容易了”

    吉冈先生曾经向恶魔出卖灵魂,现在还没有取回。像是黑?#24213;?#32455;?#30446;闪?#30340;下?#20923;?#21592;般的威胁我。

    “曾经?#40092;?#25105;在小说?#34892;?#19979;了自己的愿望。幻想那样的事情变?#19978;?#23454;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啊,看起来挺有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太天真了啊,文弘”

    吉冈先生脸上浮现出像堕入黑暗的毒品制造业者一样的实打实的?#31561;说?#31505;容。

    “?#40092;?#20889;的小说就是类似毒品的东西。只有摄取那个的时候才能体验?#37027;?#33298;畅。但是它使人们失去了面对现实的勇气。而失去勇气的人,又会无数次地回归毒品。但是,无论摄取多少毒品,饥?#35782;?#19981;会得到满足。无论是制作毒品的人,还是?#32842;?#20110;毒品的人,双方都在毒品产生的?#26007;Φ目?#20048;中一?#32972;?#36855;。?#40092;?#34429;然知道那本小说是毒品,但还是坚?#20013;?#19979;去。?#21069;。±鲜?#20889;的就是这么黑暗的小说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真差劲。我看错你了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。总之,我不想让学生走那种可怕的道路。所以文艺部什么的是不行的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不做文艺部了”

    我夺走了吉冈?#40092;?#30340;?#26623;希?#20174;口袋里拿出圆珠笔,?#36873;?#25991;艺部”的字用两条线划掉了。然后在空白处用片假名填写不同的社团活动,给?#40092;?#30475;。

    “请放心。我的社团是不会写那种黑暗小说的。如果说真的有黑暗小说之类的东西,能像毒品一样,削弱人心的话,我就决定制作出与之相反效果的小说”

    “具有相反效果的小说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要写一本光之小说。只是读一读,心中的饥渴就会被治愈、满足。与此同时,也能涌现出改变自己生活的乐趣的力量。拥有这?#20013;?#26524;的小说,就是光之小说”

    “真傻。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写出来。小说可不是魔法。”

    “形式不是小说也可以。不管是什么,带着某种意图而创造出来的东西不都是?#26377;?#20013;涌出的魔法吗?这样一来,自己所居住的世界会不会因此有一点点的改变呢?#23458;?#36807;这种魔法,每个人都能够根据自己的愿望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世界。无论那愿望是阴暗的,还是光明的。”

    话语,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。这些话很好地表达了我近来的体验,直到刚才都很模糊的念头被具体的表达了出来。我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拜托了!?#40092;?#22909;像也已经写腻了黑暗的小说。那么请帮帮我。帮我成立不写黑暗的小说,而是写光之小说的社?#29275;琹ight novel部!”

    ?#21834;?”

    吉冈?#40092;?#19968;把拿过我的文件,又叠?#26757;?#36827;了口袋。

    “轻小说部……比文艺部更能表达你创立社团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创作的基本是要明确自己想创作的东西的本质。然后直到最后也不要忘记。不要忘?#21069;?#21547;在社团活动名中的自己的意图”

    吉冈?#40092;?#32972;着我向屋顶的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目?#25302;?#22833;在校舍中的吉冈?#40092;?#30340;背影,然后我在屋顶的长椅上仰望天空。意想不到地决定了我的社团活动,那个名字,在心中一遍遍响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从屋顶下来的我带着部员们去了旧校舍的房间。但是五号房间又暗又窄,不适合写小说。怎?#31383;歟?br />
    我在走廊突然停住?#29275;?#25171;开了四号房的门。这里是之前因为钥匙丢了就一直打开的?#28108;摇?br />
    四号房间里放置着会议室里经常使用的纵长的桌子和四脚的椅子。那桌子上有几处香烟的痕迹,是多年不良行为的痕迹。在房间里面,三张被太阳晒黑的体育垫子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很柔软!”

    跑进四号房间的梅塔碳跳到垫子上,扬起的?#39029;?#35753;她?#20154;?#19981;止。

    我打开窗户,向着傍晚清澈?#30446;?#27668;探出了头。正对面就是后山,能看见山田爱丽丝的田地。夕阳染红的树?#23613;?#39640;耸的云彩、电塔也都看到了。满是?#39029;?#30340;梅塔碳、未沙和山田并排着。

    “真是恬静的景色啊。暂时在这里搞个社团活动吧”

    我为?#35828;?#21040;四号房间的使用许可跑去了职?#31508;摇?br />
    ?#24613;?#22909;茶具?#36879;髦直?#21697;后,在四号房间召开了会议。因此设定了light novel部当前的目标。

    目前的目标,就是?#25226;?#36895;地做出某些作品,并在文化祭上公开销售?#34180;?#23545;我来说,仅仅是发布作品就好了,不过,梅塔碳意外的?#24515;?#20110;销售。

    “和什么东西交换就很开心。因为是交换,所以双方都会很开心”

    确实,光是公开作品给人一种一方通行的感觉。但是如果要销售,与仅仅公开相比,工作难?#28982;?#19978;升了很多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抱着胳膊?#20102;?#30528;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要钱!我想买新的拼图喵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b….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喝点这个冷静一下好吗。”

    接过山田递过来的香草茶,稍微一?#26412;拖?#27668;扑鼻,那巫术的热量就超越了时空?#27492;?#20102;。结果,我无视了工作的难易度,朝着更能快乐的方向定了目标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数周后临近文化祭的早上,?#28108;?#37324;山田爱丽丝和梅塔碳说着什么。我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“话说,梅塔?#24076;?#20320;和文弘一起住,你们什么关系啊?好在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我和文弘什么都没有?#19969;?#20294;是他妈妈和我关系?#27973;?#22909;。”

    “关系好成什么样呢?很在意!”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用闪耀着好奇心的赤红瞳孔对着梅塔碳。其实我也很在意,不过就要上课了,不能去问。我在上课的间隙,考虑?#35828;?#25991;化祭为止的light novel部的活动日程。

    正在上语文课的时候,突然发?#32440;淌?#37324;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?#21834;?#24681;?这光是…”

    从?#22987;?#26412;上抬起头,可以看到坐在我前面座位上的梅塔碳的背影。从窗户射进她的桌子上塑料瓶的光在?#28108;?#20013;胡乱反射着。

    凝视着那光芒,就像是穿越一般?#30446;?#31243;?#24067;?#32467;束了。

    我想不起来上课时做了什么。只剩下那光芒留下的美丽印象。

    为了忘记还残留在记忆中的强烈的光的感觉,我一边摇着头一边做下一?#27599;?#30340;?#24613;福?#21516;时和带着空虚的眼睛的梅塔碳搭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文弘。我,要去保健?#36951;丁?br />
    ?#21543;?#20307;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影响上课。因为考试很近了”

    我把梅塔碳带到了保健室。途中在走廊里,她像是睡迷糊一样说着意义不明的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次元的?#22870;冢?#19990;界的?#22870;?#36234;来?#22870;?#20102;。时间的流逝也从直线中解放出来,变得越来?#20132;鈐尽?br />
    “是吗……在保健室好好休息吧”

    目送着走进保健室的梅塔碳的背影,我作为部长做出了冷静的判断。果然梅塔碳不能算在能写作的战力之内。

    曾经我看过梅塔碳在语文课上写的作文。在那张稿纸上,她把线和线复杂地交织在一起,用二十四色的彩色笔描绘出的未来的超汉字一样的东西。当?#22987;?#20869;容时,回答是“我写了关于银?#21360;?#22320;球和人类的关系的小论文?#34180;?#37027;样的东西不能登载在light novel部的作品集里。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的话,从理智的角度来看,?#22378;?#26377;很高的写作能力,但她忙于其他部门的活动还有香草茶相关的工作。因此,light novel部的主要写作成?#26412;?#26159;我和未?#22330;?#20294;是未沙还是没法写出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午休结束了,第五节?#21361;?#31532;六节课结束了。我打开四号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还没有人来。部室中间的会议桌旁立着锄头。

    我打扫?#35828;?#26495;,擦了桌子,削了铅笔放到笔筒里。然后,拿着前几天从五号房取来?#35828;?#22774;,从新校舍的饮水处打了水。这时候未沙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,部长喵!”

    虽然未沙还是一如既往地用猫一般的词尾说话,但她有着像狗一样对长?#33756;?#20174;的?#24895;瘛?br />
    ?#32972;鮨ight novel部开设之初,未沙不经意间对我采取了攻击性的态度,不知是不是部长这个头衔对她狗的性质发挥了作用,她开始一天比一天坦率。

    “今天也要努力写喵”

    ?#29677;牛?#21152;油”

    “?#27973;7浅?#21162;力的喵”

    ?#29677;牛?#21152;油”

    我拿出放在架子上的传单捆,交给未?#22330;?#26410;沙从笔筒里拔出铅笔,气势汹汹地开始在传单的背面写作。

    沙沙,沙?#22330;?#36825;样的声音在部室里回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梅塔碳来了。

    “?#21069;?#21834;啊啊啊啊,睡得真好。保健室…是个睡觉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梅塔碳坐到座位上,伸展脖子和肩膀。那个动作就像没有被加油的机器人一样,眼睛还是空虚的。梅塔碳挽着胳?#33046;?#19978;了眼睛。我立?#28907;?#21040;了鼾声。

    “喂,你!我写了一?#29275;?#24555;读喵”

    未沙把传单推给我的时候,山田爱丽丝来了。

    山田爱丽?#38752;?#36215;立在会议桌旁的锄头,在铺在窗边的塑料布上换上外鞋,翻过窗户走了出去,消失在后山的田地里。目送着她的背影,传单猛地推到我胸口。

    “读喵!”

    ?#21834;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有意思喵?”

    我?#40092;?#22320;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不,没意思”

    “那我写下一?#29275;?#20320;等着喵”

    未沙又开始在传单的背面飞快地用铅笔写着。

    梅塔碳的呼声响彻四号房间,未沙写作的声音却加速了。沙?#22330;aligali(呼噜声拟声词,不是,哪有妹子这么打呼噜的)……。

    未沙写的小说一点意思都没?#23567;?#35753;人想到了从坏掉的机器中溢出的粘糊糊的废油。

    “?#20013;?#20102;!快点看喵。怎么样,有意思喵?”

    “读着就觉得恶心。怎么才能写出这样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喵。那我写下一?#29275;?#20320;等着喵!”

    未沙又专心致志地开始了。

    社团活动刚开始的时候,我要是说未沙写的小说无?#27169;?#22905;就会打我。

    未沙叫喊着『我写不出有趣的东西喵!我能写的只有这些喵』。

    “知,知道了,那就这么?#31383;傘?br />
    从此,未沙继续写着像从坏掉的机器溢出的废油一样的小说。然后,真实的说出自己的感想是我的工作。稍微说谎或者委婉的表达的话,未沙动物性的?#26412;?#23601;会注意到,开始闹腾。但是,只要说?#40092;?#35805;就?#21069;?#20840;的,我从经验?#37266;?#21040;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个,真的很无聊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那我写下一?#29275;?#20320;等着喵!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之间,我和未沙之间形成了谜一般的信赖?#23567;?#19981;管我说了多少直截?#35828;?#30340;感想,未沙还是接二连三地把写着新小说的传单交给了我。

    但是,读一个接一个像荞麦面一样递过来的原稿,说实话,是重体力劳动。每当读到未沙所写的小说,我的心中就会流入一团沉重的东西。一旦承受不了那个重量,我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儿。休息的时候,不知怎么的就会想起在帐篷中看到的光。

    在那段回忆?#34892;?#24687;的话?#37027;?#20250;变得轻松。于是我又抬起头,看了传单背后的小说。

    “我?#20013;?#20102;喵,要读喵!”

    我接受的每片小说,阴暗?#22836;?#29378;程度都不断的增加,醒来时梅塔碳鼓励般的轻拍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傍晚回到了部室。在窗外磕掉脚上的泥土,就从窗户翻进房间,换上鞋子。然后在会议桌旁立起锄头,给大家倒了香草茶。

    喝那个的时候,我也在看未沙的小说。像被不可逆的污染的废弃物那样黑暗气?#24352;?#21402;的原稿,现在,虽然只有一点点,却,让我感到温暖。

    现在,带着邪恶意义和邪恶性质的那邪恶的原稿,渐渐地变成不定形的东西。

    未沙所写的稿子的固体的丑陋,变成了无法捉摸的、轻飘飘的无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有意思喵?”

    “不,没意思啊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?#19968;?#32487;续?#27492;?#20197;下?#25105;?#35201;读喵”

    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热?#30446;?#35201;烧起来的日子,未沙都坚?#20013;?#31295;子。放学后五分?#26377;?#19968;?#29275;?#20174;未沙的手边传递到我的手边。除了偶尔帮助山田爱丽丝田地的工作以外,我一个接一个地读着稿子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梅塔?#21152;?#19981;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明信片大小?#30446;?#29255;,在上面用彩色铅笔画出各种抽象的花?#22378;筒?#22270;,然后在四号房间的?#22870;?#19978;装饰的拼图的额头旁边,用胶带贴上。卡片上的图案看上去像是进化后的free style汉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想法哦,算是小说吧。为了总有一天能用上,就贴在这里”

    部室的?#22870;?#34987;很多卡片填满,日渐变得鲜艳。虽然?#19968;?#19981;能读懂,但是说不定那里隐藏着先进的小说?#38469;?#21644;故事的种子。

    并且在墙边,山田爱丽丝摆放了五颜六色的植物和成套的设备与矿物。是作为对园艺部、地学部的帮助的谢礼而送来的。这些花朵、闪耀?#30446;?#30707;,不知不觉地围绕在我们周围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环境中?#20013;?#35835;小说的我和写小说的未沙不断地传递着原稿。小说所散发出来的气氛,从像废油一样的?#21999;?#21040;像无味无臭的水,一点点地变化。

    不久我发现,在不定形的无意义中,某种吸引眼球的东西像结晶一样地增加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有意思喵?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。但是变得让人很有兴趣了”

    ?#25300;一?#20889;更多的,就这么等着喵”

    我读了原稿,偶尔走出部室,从多方面补充了快速被消费的传单。有一天,未沙终于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啊,啊,我懂了!这样就可以继续写《暗之迷宫》了!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要怎么写?”

    “被囚禁在黑?#24471;?#23467;下层的机械领域中,黑发探索者已经无法动弹了。但是探索者一?#24067;洌?#22240;为某种契机?#25351;?#20102;意识,发现在黑暗的机器中躺着?#30446;招?#30340;肉体喵!看上去是十二、三岁的那个肉体,身穿旧而褪色的?#30528;?#35013;束。黑发探索者将自己的意识,与那幼小?#30446;招?#30340;肉体重叠,变成自己的东西!那肉体就像一开始就是她的一样,适合黑发探索者喵!!”

    ?#21834;?#36538;着?#30446;招?#30340;肉体’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久以前,有人抛弃了喵。一直被放在机器里呀。得到了不知为何感到怀念的新的肉体,?#25351;?#20102;力量的黑发的探索者,从机器领域溜出,向黑暗的魔术师的迷宫最下层进发,开始了最终进军喵!”

    为什么肉体就躺在那里?所谓肉体,是那么简单地能扔掉捡到的东西吗?

    虽然有许多想要深入探讨的地方,但不管怎么说,故事向前进是一件好事。我注视着继续写着小说的未?#22330;?br />
    可是文化祭的日期一天一天接近。以这个步调?#32972;?#30340;目标完不成。某天,我召开了会议,广泛征集大家的意见。

    首先山田爱丽丝用认真的表情发言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?#24515;?#20110;纸上印刷的文章这?#20013;?#24335;就好了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电子书吧?确实这样能省去印刷工夫。但是最后,还是得要小说本身写出?#31383;傘?br />
    “不。我想说的是‘用文章以外的手段来写小说怎么样’?#34180;?br />
    “对不起。有点不明白意思”

    “之前吉冈?#40092;?#21578;诉我。以“光之小说”为目标的话,终点是“media mix”(多媒体)?#34180;?br />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直接朝最终目标出发吧。那个media mix”

    “有趣喵!我要做这个喵”未沙把上半身伸向会议桌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好啊。看上去很开?#38476;。 ?#26757;塔碳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做得到呢!你们在说什么呢”

    我只是形式上反对一下,一票并没用。结果就是讨论流向了在文化祭上“把light novel做成media mix一样的东西,在这个部室公开给客人”的方向。

    我总算把讨论的对象推入了现实的形式。

    “动画或者电影什么的绝对做不出?#31383;。 ?br />
    “在做之前?#22836;?#24323;,真是看错了你了,文弘”

    “看错你了喵!”

    梅塔碳说“如果得到顾客的协助就好了?#34180;?br />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“虽然动画和电影可能很难,但是如果能得到观众的协助,就能简单地做到差不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怎么做喵?”

    “让客人想象一下就行了。在心中想象,体会那种感情,感觉。然后在观众的心灵?#32842;?#19978;放映就可以了。让他们使用想象力”

    ?#29677;牛?#21407;来如此……感觉像是人力VR啊。确?#30340;?#20010;说不定也是media mix的一个形式。我觉得很好”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好像很赞同的挽着胳膊点?#35828;?#22836;。

    “太棒了!那么?#38050;?#26411;节就让客人想象一下吧,我就可以少些很多字了喵!逆转的哥伦布式的(指划时代的想法)想法喵!”

    会议桌上的三人,一边喝茶一边讨论直到窗外天黑。

    管他呢,听其自然吧。我也?#38408;?#20102;马克杯。

    天黑的时候我们走出了部室。

    未沙和山田爱丽丝回耶麻川庄。梅塔?#21152;?#25171;工,向车站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文弘可以先回去?#19969;?br />
    “好久没看你了。一起去不?#26032;稹?br />
    “好啊。有你在身边,我就很安心,帮大忙了”

    梅塔碳到了站前广场的指定位置,从上学包中取出铝制的饭盒放到地面上,再拿出用于选举演说用的绶带挂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果然简单易懂很重要。我想了办法”

    有粉色镶边的绶带上,写着看上去像被洗练?#35828;?#30002;骨文字的东西。恐怕是梅塔?#21152;?#21543;。

    梅塔碳肩上挎着绶带,进行了一个小时左?#24050;萁病?#22905;面向的走在站前广场的人们,一边跳跃一边挥动着手臂,一边用神秘的语言表达着什么丰富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今天是下班后穿着西装的女性停下了?#25386;健?#25105;作为相关人员对她进行了解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梅塔?#21152;?#30340;演?#30149;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有很多这种的呢。有精神真好啊”

    qia ling~ 饭盒里被投入了500日元?#33046;摇?br />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梅塔碳顺路去了手工艺品店,用那?#26159;?#32473;我买了一个闪闪发亮的纽扣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这是你帮了我的谢礼”

    看起来很吉祥。我把闪闪发光的纽扣缝在学校?#21697;?#30340;胸口上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有一天,一条惊?#35828;?#26032;闻传到了四号房。

    轻音乐部好象进入了旧社团大楼的一号房间。

    我作为部长,拿着山田爱丽丝的点心和香草茶,去轻音乐部打招呼。

    一开门就看到一个玩弄着?#27492;?#30340;瘦男人,他眼光锐利。不知为什么一直瞪着我。散发着不祥的,活不长久的气氛。

    旁边有一位吉他手,脸?#19979;?#20986;轻浮的笑容。皮笑肉不笑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我从在房间里摆弄旧电脑的正在作曲的男人身上感到了一?#30475;?#36896;性的气氛。

    我把点心和茶交给作曲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这茶有放松?#37027;?#30340;作用。一定要让那个眼光锐利的喝。”

    作曲中的男子,视线集中在泛黄的显示器上竖起大?#31895;浮?br />
    更令人吃惊的是,连二号房、三号房都开?#21152;?#20154;用了。

    二号室入住了文艺部。是和我们light novel部在对抗吗?

    ?#19968;?#30528;斗争心,拿着点心和茶去二号?#26885;?#20505;。

    在与轻小说?#23458;?#26679;的构造的室内,有三名男女在玩?#19997;恕?#23460;内充斥着懒散、自暴自弃的感觉。没有认真进行创作活动的迹象。(佐藤学姐山崎出?#31383;?#25171;)

    我把茶和点心一起交给了二年级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茶有提神的作用。请大家一定要喝”

    之后前往的三号房间,是UMA(Unidentified Mysterious Animal 未?#21857;?#21160;物)研究会。室内有一位散发着柔弱而?#32922;?#27668;息的少年。

    当我问起这里是什么部时,那个被认为是部长的少年害羞地转过脸来告诉我。这是在后山寻找ツチノコ(?#38271;?#23376;,一?#32622;?#20043;生物)等未?#21857;?#29983;物的社团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其他部员呢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开了,一个女子走进了三号房间。她有着与light novel部的女孩子们相似的非人性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这是好喝的茶。请收下”

    我把礼物交给女子,然后回到了四号房间。

    旧校舍一天比一天热闹。一号室,二号?#36951;?#23572;有部员的朋友来访。三号房间里有时候也有来客。前几天我看到拿着手机的小女孩走进三号房间。

    但是除了部员以外,现在还没有人来我们四号房。

    文化节一定会有人来。带着这个信念一边写小说,一边进行media mix的工作。

    未沙写的小说渐渐的变得有趣,故事的氛围越来越丰富。部室的?#22870;?#34987;未沙的拼图和梅塔碳画的画装饰得色彩鲜艳,墙边排列着开花的植物,散发出让人出神的香?#19969;?#21518;山的清爽空气从窗外流入,从门外传来了三号室、二号室、一号室,还有新校舍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然后隔壁的五号房间里总能发出莫名其妙的震撼心灵的气氛,透过?#22870;?#20256;递给我们,然后从三号室传到二号室、二号室到一号室,一路传递到新校舍。

    我坚定地认为,那种莫名其妙的氛围,不是令人疏远的,而是为了吸引有好奇心的?#35828;?#27675;围。

    ### 5 文化祭

    “light novel部的轻小说一本、饮料一杯、VR体验,打包加一块儿五百日元哦!很便宜哦!”

    秋高气爽的文化节当天,在校舍前的模拟店专柜,梅塔碳披上促销活动用的浴衣,拿着荧光色的喇叭?#29627;?#21521;来往的学生、?#32844;幀?#22920;妈、哥哥、姐姐们大声吆喝。

    各班的节目在各自的?#28108;?#36827;行,然后校舍前的模拟店专柜是各种社团做宣传?#30446;?#38388;。

    象棋部的围棋体验角、生物部的动物接触角、图书委员的旧书市?#28982;?#22312;一起,还有?#24472;?#37096;的爆米花、山岳部?#30446;?#21937;、棒球部的刨冰、弓道部的章鱼烧等看起来很好吃的小吃摊什么的。

    在某个角落,有个四个社团联合起来卖东西的摊子,是个只放了一个横长的会议桌,旁边排列着钢管椅子的质朴角落。

    桌子上堆满了商品,各部的成员轮换着担任售货?#34180;?br />
    轻音乐部以?#31354;?00日元的价格卖自己出的CD。

    最初,三个轻音的男孩子都在这个售货摊位,但是有一次,其他学校的女生穿着精致的?#21697;?#36824;带着比自己年长的漂亮女性来玩。在她们的勾引下,轻音部的男孩一个又一个消失在人群?#23567;?br />
    因此现在在售货摊位,只有一个总是用电脑作曲的男人看着。虽然很多行人将目光看向销售摊位,但他?#22378;?#19981;擅长吆喝,只是紧紧地抱着胳膊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梅塔碳大概是看出男人要错过商机,开始了为轻音乐部吆喝。蹦?#22902;?#36339;,裙摆上下飘动,用扩音器叫嚷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CD里,包含着轻音部的同学燃烧着的的灵魂的能量。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稀有物。快来买啊!”

    由于梅塔碳的营业力,桌上的CD不断减少。

    旁边的文艺部里,不知是谁的朋友,有个穿着紧身T恤的女孩子来售货摊位玩。她买了一沓一百日元的?#20174;?#32440;,专心致志地读着。文艺部的三个人用打?#19997;说?#26102;间?#30446;?#38553;写的小说,难道很有意思吗?为了?#39654;?#36215;见,我也买了一份。

    UMA研究会正在销售?#20945;?#38598;,我也买了一份。一边吃刚才从羽毛球同?#27809;?#20080;的油条,一边翻阅?#20945;?#38598;。第一页是在草丛中,有个茶色的?#39184;?#24418;物体一边晃动一边飞奔而过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我问了坐在旁边的UMA研究会的部长。

    “是小鸡?#19969;?#32456;于拍到了!”

    我深深地怀疑起来,翻着?#20945;?#38598;。上面有可爱的猫的照片,部员的肖像,哪里的废矿的内部照片,黄昏的天空种散发出可疑的光的飞行体的照片等。

    合上?#20945;?#38598;,看到两手拿着?#34923;?#39292;,嘴边沾着奶油的未沙从人群中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文弘,你在偷什么懒喵。你也学梅塔碳一样去出声吆喝喵”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也从后面出现。手里提着金鱼袋。

    “在生物部捞到的金鱼。我们养在部室里吧!”

    大家都在享受文化祭,这比什么都好。那么,差不多该我们了,我和梅塔碳决定去看节目。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和我交换坐在了钢管椅上。未沙从梅塔碳那里接过扩音器,在展台周围开始大声促销。

    “我的杰作小说,一部才五百日元!外加之后三点开始的VR体验?#20445;?#22806;加一杯饮料和肩膀按摩喵!?#27973;?#23454;惠喵。划算……”

    应该不是渐渐变得畏缩了吧。随着逐渐变弱的未沙的声音,我和梅塔碳被人流运送到了校舍里。

    在鞋柜换鞋时,拿着小册子的梅塔碳提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“首先去看‘深远?#30446;?#29289;世界’吧。然后呢,这里,这里,这里,还有这里吧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多时间吗?还要?#24613;?#19977;点开始的《light novel-meadia mix!最尖端VR体验会》呢?

    那个节目的主角是梅塔碳。分配角色的时候,未沙露出了害羞的说“朗读之类我怎么可能!我去做端茶的工作喵?#34180;?#23665;田爱丽丝想从事音响和照明的工作。确实我们也需要后勤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。那我就和梅塔碳一起站到舞台上吧”

    “恩——,文弘真好啊……我一个人就行了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做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弘看着就行了喵”

    所以,这之后我并没有什么需要?#24613;?#30340;事情。充其量作为社长看着就行了。我一边寻找着社长的感觉,一边走在满是cosplayer和女?#21543;?#24180;的走廊上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我已经?#24613;?#22909;了”

    梅塔碳一边与行人相撞,一边挺着胸膛。

    首先我们去了一楼尽头的地理研究室。穿过入口处的?#30340;唬?#36827;入漆黑的室内,天花板上?#20102;?#30528;无数的?#20999;恰?#26159;天象仪。

    墙边装饰着各种各样?#30446;?#29289;,它们沐浴在阴暗灯光下发出深远的光芒。客人只有我们。我们奢侈地独占了这个空间,在秋天的?#20146;?#19979;,我和梅塔碳一个一个观察着矿物。

    绕了一圈,坐在?#28108;?#27491;中间的钢管椅上休息,直到意识平静到周围?#30446;?#29289;水平。?#36335;?#21548;到了?#32842;?#20013;发出的清澈的声音。就这样沐浴着天象仪的光,?#36335;?#33021;明?#23376;?#23449;中存在的渺小地球的?#37027;欏?#25105;心满意足,?#37027;?#33298;畅。”

    “呜哇……真棒啊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梅塔碳也发出了像是在温泉放松的声音。我们享受着数十亿年时间的流逝。

    突然幕布拉开,一个来客走了进来。我们回过神来,与来客擦肩而过前往了下一个舞台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去‘欢欣?#20872;?#30340;植物乐园’吧”

    梅塔碳拉着我的手,气势汹汹地走过走廊。目的地是园艺部的活动室。入口处立着一块“请脱鞋进来”的?#20449;啤?br />
    ?#20945;?#25351;?#23601;?#19979;鞋子穿过入口,高温潮湿?#30446;?#27668;包围了我们。室内到处都是深深的亚马?#39134;?#26519;。

    “原来有这么大的部室啊!比学校都宽敞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个是……投影出来的密林”

    投影仪将热带密林的影像投影到四周的?#22870;?#19978;,在幕布前面点缀着园艺部引以为豪的真正的植物。

    地板上铺着让人联想到腐叶土的柔和茶色的地毯,空气通过加湿器维持着高温高湿。

    我被闷热的湿气和植物的香气包围着,坐在地毯上。从隐藏在某处的扬声器中传来?#24052;?#30340;环境音,闭上眼睛,能感受到树叶上滴落的水滴,随风摇曳的?#39654;Γ?#20197;及伸长的爬山虎的生命力。在浓厚的生命气息包围下,我们度过了一段轻松的时光。一边体会着千变万化增殖演化的密林的?#37027;欏?br />
    享用地球,太阳,给予密林的丰?#25381;?#20859;,在内部不?#31995;?#29983;新的生命并向外扩展。我享受着几千万年都不会厌倦的?#27801;?#21644;进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来了一位客人,?#19968;?#36807;神来。将躺在软绵绵的地毯上的梅塔碳摇起来,朝着下一个节目前进。

    “下次去这里吧。动物咖啡店”

    被梅塔碳拉到对面的2—A的?#28108;?#21069;,工作人员在桌子前向我们解释。

    “穿过这?#35753;?#30340;你们会变成动物。因为是动物,所以不能在室内说人类的语言。你想成为哪种动物?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给我们?#25925;?#20102;几套动物的装扮。我选了狮子,梅塔碳选了牛的装扮。

    ?#28108;?#37324;铺着绿色的地毯,上面摆着几张茶?#28014;?#21608;围坐着和我们一样穿着动物装扮的顾客,还有全身cosplay的动物店?#34180;?br />
    吊着尾巴,被毛包裹着的店员们,通过肢体动作和叫声,向我们诉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是这样啊。因为这里是咖啡馆,所以必须要点饮?#19979;穡?br />
    但是室内没有文字之类的东西。也没有?#35828;ァ?#25105;坐在空着的茶几台前,用肢体动作拼命地做出想喝咖啡的样子。梅塔碳红着脸,不知为什么发出了听不清楚的叫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cosplay水牛和野猪的店员拿来了装有黑色液体的?#36710;?#23376;放在我面前。梅塔碳前面放着装有白色液体的器皿。据坐在周围的动物们诉说得知,我们必须不用双手地喝。因为我们现在是动物。

    一边品味着像是在干燥的桑?#26757;?#21457;现水的狮子的?#37027;椋?#19968;边将脸塞进盘子里,喝着黑色的液体。梅塔碳?#39184;?#26679;喝着白色的液体。也许是被这种动物行为感染,我的智力迅速下降。多亏这样解放了天性,在后面进行的动物游戏中,我能与其他店员和客人一起玩耍。

    即使不用语言,也能?#25512;?#20182;的生物在细胞层面和本能层面心意相通。再次?#21857;?#20102;作为多细胞生物,作为脊椎动物,作为哺乳类生存的好处。

    我本想永远在绿色的草原上四处爬行徘徊,但又有一个新的来客,我又回过神来。我拉着沉迷于用牛的方式生存的梅塔碳离开了动物咖啡厅。过了一会儿,她?#22378;躉指?#20102;人性,我们走向了下一个?#28108;摇?br />
    “下一个,这里好像很有趣?#19969;?br />
    “埃及古代文明与人类历?#27675;梗俊?br />
    好像终于来到了人类的世界,但是又必须戴上帽子。接待我的工作人员给了我善良的金色法老面具。梅塔碳拿到了女神官异样的的假发和白色的长袍。

    穿着cosplay服装进入?#28108;?#21518;,能看到放在中间?#30446;?#20197;碰到天花板的金字塔。金字塔上横着开了一个洞。弯下腰穿过洞穴,坐在内部的钢管椅上,眼前的?#32842;?#19978;放映着历史的视频。

    我们通过录像学习了从古代到现代人类的历史。把手放在膝盖上,伸直脊背,很奇妙。

    基本上人类一直是很努力的。我感受到了全时代的人类的同伴意?#19969;?#27491;当看到人类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种深刻问题的时候,一位新客人来到金字塔,?#19968;?#36807;神来。cosplay女神官的梅塔碳的侧脸看起来很神秘,我不敢轻易搭话,但?#24179;?#38754;具给了我力量。

    ?#23433;?#19981;多该去下一个了吧?”

    ?#29677;牛彩前 ?br />
    我们弯腰走出金字塔。

    “下次去?#21890;邸段?#26469;世界》吧!”

    被拉着穿过三楼?#28108;?#30340;?#29275;?#39640;音量的舞曲把我?#21069;?#22260;了。在窗户被?#30340;?#35206;盖的漆黑?#28108;?#20869;部,闪耀着五颜六色的LED灯,四面八方的扬声器里,前卫的音乐朝向我们涌来。在吧台拿到闪耀着荧光色的神秘饮料后,我们在?#28108;?#37324;跳着模仿未来的舞蹈,望着墙上贴着的未来报告。那里描绘着人类日益加速的进化。

    在不久的将来,通过永生?#38469;?#35753;寿命无限延长,通过其他各种各样的?#38469;?#35753;人类达到全知全能。报告所描绘的是如此?#27490;?#30340;未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活在这样的未来里,文弘每天要玩什么呢?”

    梅塔碳看着我,随着节奏,跳着?#26469;?#20030;起左手、右手,又放下的舞?#28014;?br />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没法很快给出答?#28014;?br />
    那么进化了之后想做什?#20945;?#26679;的问题,就像是问矿物?#21917;?#26524;你变成植物做什么?』一样的,或者是?#25163;?#29289;?#21917;?#26524;成为了动物做什么?』、对动物问?#21917;?#26524;成为了人做什么?』。

    进化,总觉?#27809;?#26356;加快乐,不过,未来的自己与现在的样子可能一点都不同,一想到这个?#36879;?#21040;可怕。无法想象那时自己会变成怎样。

    我?#20102;?#30340;时候,双手合着节奏向上又放下,又开始踏步的梅塔碳抓住了我的胳?#30149;?br />
    ?#29677;牛俊?br />
    她好象在说什么,不过,音乐声音太大听不见。

    我靠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梅塔碳大声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就算到了未来!我们也做朋友吧!”

    ?#29677;牛 ?br />
    喜悦的?#37027;?#19982;音乐加持,让喜悦更加膨?#25512;?#26469;。在摆放着许多散发神秘光辉的果汁的吧台旁边的桌子上,放着由无数的pad和闪耀的旋钮构成的音乐机器。拥有光滑的蓝色金属肌肤的人偶机器人,一边有节奏地摇晃着身体一边操作着机器的调音器,?#27809;?#30528;颜色鲜明,不断变化的十六个pad。

    每当LED边缘的旋钮向右转动时,音乐就会改变速度,改变音程,改变频率。旋?#19978;?#39764;法一样改变形状,让无限的变化在时间和空间中波动。与波浪融为一体,不?#32454;?#21464;着姿态,我也想和大家一起玩。这个愿望,这个震动,从一开始就有,现在也存在。当我想抓住那永?#20923;中?#30340;频率的本质时,?#28108;?#30340;门又打开了,一个来?#22836;?#38382;了光和黑暗的跳舞场。?#19968;?#36807;神来,我带着梅塔碳,离开了未来世界。

    梅塔碳依依不舍地原地站着,但差不多到时间了。

    我拉着她朝着夕阳闪耀着?#26223;?#30340;旧校舍的房间楼走去。

    一打开四号房间的?#29275;?#23601;看到山田爱丽丝和未?#22330;?br />
    “太晚了!你们干什么去了喵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逛了很多地方,一不小?#22902;?#20837;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?#31383;?#24050;经立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先等一下。想再给器材做一下最后的检查”

    披着斗篷的山田爱丽丝,不慌不忙地摆弄着桌子上的机器。每当她敲麦克风、调整从哪里借来的合成器的旋钮时,就会从旧的扬声器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、以及几乎强制性地让心平静下来的电子音的和音。但?#21069;?#24324;着旋钮的山田的指尖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别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light novel部的盛大活动。一定要让它?#26194;Γ ?br />
    焦急的山田爱丽丝很少见。虽然想再多看一下那个样子,但真的已经到时间了。我把写着“light novel-media mix!最尖端VR体验会,会场在这边”的?#20449;?#25343;到门外。

    回到室内,或许是情绪过于集中,梅塔碳握着麦克风紧闭着眼睛。就像演唱会前的偶像一样。

    山田爱丽丝坐在合成器前,因为紧张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未沙等着随?#34987;?#21040;来?#30446;?#20154;,拿着茶包和马克杯,在茶壶前等着。

    我的话,没什么特别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坐在钢管椅上眺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?#20013;?#30340;工作,终于到了告一段落的时候了。几乎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。

    我们的轻小说,光之小说,已经完成了。现在我们竭尽全力写的原稿已经传达给了顾客。

    那是我们light novel部开发的,运用先进的小说?#38469;?#21019;造的,最新的轻小说。

    小说的主要目的是向读者传递光明。

    ?#35828;?#24515;像迷宫一样复杂。

    这本被设计成将光明传递至这复杂的、多层迷宫的最深处、最底层的小说,就是这次写成的光之小说。

    它具有把心用光填满的能力,也就是让光的频率从一颗心传递到另一个心的机能。通过文章里描绘的印象,向读者传达各种各样的正能量。

    所以它虽然是为了娱乐的故事,却有附带的效果。读了这些的话,就能给心中补充光明。有良好的营养补充作用,吸?#31456;?#39640;,营养成分均衡,让光能很好的被身体吸收,让?#22235;?#24515;平和。

    并且小说已经写完了卖了。所以我们的工作几乎都做完了。

    想做的事情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我预?#35748;?#21463;着成?#36879;校?#19968;边?#21364;?#30528;客人。

    已经到VR体验会?#30446;?#22987;时间了,过了五分钟,十分钟。

    等得不?#22836;?#30340;未沙发疯了。

    “可能因为地段不好吧!这么偏的地方谁也不来喵!”

    这时,四号室的门开了,伴随着从门缝中照进走廊的阳光,终于来了一个客人。

    突然露出笑容的未沙,将马克杯倒入满满的热水,交给了客人。

    “居然来我们这么偏远的地方喵!好开心喵,真的?#27973;8行唬?#35831;坐在这里喵!”

    未沙拉了我旁边的钢管椅。让客人坐在那里。未沙像是要夹着客人一样,也坐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眼前梅塔碳紧?#31456;?#20811;风站立着,舞台旁的桌子上山田爱丽丝手指放在合成器最开始要按的按钮上。

    我点?#35828;?#22836;。

    未沙匆忙地开始说明『light novel·media mix·VR体验会』的理念。

    “客人,你接下来要扮演黑?#30340;?#26415;师的角色了。但是,就算说是演出,也没有什么难的喵。只是在心中想象一下喵。黑?#30340;?#26415;师。正如您手头的小说所写的那样,是?#27973;?#21385;害的恶魔。希望你能想象一下自己变成那个坏蛋喵……现在,你是黑暗的魔术师”

    作为坏蛋的你创造了黑暗的迷宫,逃到了深处喵。

    追赶逃跑?#35828;?#20320;,现在,探索者朝你过来了喵。

    你制造的黑?#24471;?#23467;中有很多陷阱喵,探索者常常会迷路喵。

    未沙说明到这里,山田爱丽丝按下了合成器的按键。我决定闭上眼睛和客人一起体会这种体验。

    从扬声器发出的低沉音节,在心中无限?#30001;歟?#20869;心浮现出看不见前路的黑?#24471;?#23467;。

    梅塔碳像朗诵诗歌一样,倾注感情朗诵出小说的高潮部分。

    “黑暗的魔术师啊。如今,在迷宫深处的你身边,有着许多跨过迷茫的探索者,带着重要的留言向你靠近”

    探索者来到了保护自己的黑?#24471;?#23467;的深处。

    每一次呼吸都能明白探索者正在接近。

    靠近的那个存在散发着温暖的光,让我感到危险。

    必须要保护自己才?#23567;?br />
    让迷宫更复?#24433;桑?#35774;置更多的陷阱吧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接近的探索者就会落入圈套,堕入黑暗。

    但是探索者无论遭遇多大的灾难,即使长眠比永恒更久的时间之后,必定会重新站起来,再次接近迷宫的深处。

    等我意识到的时候,已经到了黑暗的深处,退无?#36175;恕?br />
    现在,探索者终于来到了心灵最深的深处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的探索者微笑着低语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在梅塔碳的声音的引导下,心中浮现出了故事的高潮。

    被探索?#21670;?#36214;的黑?#30340;?#26415;师放出了冰冻魔法。

    ?#31383;桑?#23601;用这无限的魔力把你们…

    每当被爱、光、那样的东西追赶的时候,黑?#30340;?#26415;师就这样放出了冰冻魔法。将数不清的探索者的心冻结。

    因此在迷宫的底部,黑暗的魔术师的周围,冰雕呈同?#33041;?#30340;排列着。

    探索者和魔术师的距离在缩短,一步,再一步,探索者慢慢接近黑暗的魔术师。在心中点燃火焰。

    魔术师终于被赶上,被抱住。探索者的温暖一?#24067;?#34701;化了魔术师的防护罩,探索者伸出手夺去被黑?#30340;?#26415;师藏在内心的秘宝。

    秘宝,那就是纺织出宇宙的宇宙笔。探索?#21670;?#20303;了从黑?#30340;?#26415;师手中夺取的宇宙笔。

    从?#25163;?#27969;入心中的创造力让探索者的少女恍惚不?#36873;?br />
    黑暗的魔术师很后悔,一?#24067;?#21448;全开了防御。

    没有秘宝的话,自己什么都做不了。保护自己的迷宫已经无法建造了。没有任何保护的自己,空虚,软弱,毫无防?#28014;?br />
    但是探索者的少女将光灌入黑暗的宇宙笔后,又把它递给魔术师。

    “这支笔,还给你!”

    这支笔是黑?#30340;?#26415;师在很久以前从上方?#36947;?#30340;。少女,还有大量的探索者们,不是来取回那个秘宝的吗?

    “不对。我只是有话想?#38405;?#35828;。我只是想说,我爱你”

    于是,探索者的少女再次将光芒灌入?#25163;校?#20877;次向把笔高举给黑暗的魔术师。

    “这支笔,还给你!”

    被祝福?#35828;?#23431;宙笔,现在散发着比之前更强的创造力。

    “这支灌入光的笔,是制作光之宇宙的光之笔。这样你就可?#28304;?#36896;出崭新的宇宙了!”

    她像是在呼吁似的喊着,我心中的黑?#30340;?#26415;师在诉说。

    “笔?我没看到有这种东西啊,真的,我看不见啊”

    “不,有的。我来告诉你宇宙笔的秘密吧”

    探索者再一步,靠近这边。

    “这是能创造出任何事物的工具。现在,我告诉你它的秘密,编织出宇宙的神秘的笔,它的秘密是……”

    探索者在我内心深处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魔术师啊,?#35013;?#30340;。你才是。为了让你觉醒,我们这些探索者才来到了这里”

    探索者把手放在我肩上,近距离凝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所以,无论如何,希望你能接受它。请接受这我旅行到黑暗的深处才得到的,祝福?#35828;模?#21019;造宇宙的力量吧。”

    但是强烈的抵抗从我内心深处产生。

    假设我有了这样的东西,会用它做什么呢?

    或许,我将再次建造将少女囚禁的黑?#24471;?#23467;。那样的话,她就能永远属于我。如果不那样做的话,谁也不会爱我的吧。

    所以不行,这种东西,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?#20945;?#25105;要创造一个无用的宇宙。

    “那也没关系。即使无数次创造无用的宇宙,沉入黑暗之中,我们也一定会到达你的地方,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让你醒来。所以,请相信我,张开双手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好久才把手张开。

    少女握紧了那只手。

    温暖流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份温暖,溶化了我心中凝固的寒冰。

    探索者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魔术师啊,现在,我将授予你真正的创造力!”

    被探索者握在手中的光之笔,发出了强烈美丽的光芒,并为眼前的所有人,献上耀眼的祝福。光线渗透到接受它的存在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光之笔,创造之杖,那光辉的形状,现在给予给了选择接受的人。

    被魔术师接受?#35828;?#37027;个创造力,象波纹一样扩展到黑?#24471;?#23467;底部,溶化那里冻结的雕像。在黑?#24471;?#23467;的深处,光芒肆意生长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探索者离开魔术师,转过身去,轻声说道“那,我走了?#34180;?#28982;后她向某处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冰冻的房间,走在迷宫下层的砂石路上,探索者有?#34987;?#20687;要倒下一样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眼前的沙石路上,开着一朵花。探索者想再次站起来,但她太累了,一步也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?#21069; ?#24050;经很累了。长途旅行,真的很累。必须回到安全的地?#21483;?#24687;一会儿”

    她喘着粗气摇摇?#20301;危?#20174;怀里寻找那颗闪耀着耀眼光芒的小石头,它能指引探索者回到应?#27809;?#21435;的时空。

    但是探索者之前把那个小石头和肉体一起扔掉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本应回去的地方的频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探索者闭上眼睛,在心?#37266;?#25214;可?#28304;?#26367;小石的东西。

    最终发现了那个。

    那是不知什么时候,撞到谁的额头的痛?#23567;?br />
    探索者一边回忆着那份痛感,一边咏唱着魔法。

    “现在,就在这里打开回归的大门吧!朝着我?#27809;?#21435;的地方,次元大门啊,打开吧!然后门周围?#30446;?#38388;啊,为了确保安全,封锁吧”

    最后,探索者象断了线一样地瘫倒在地,她耗尽了最后的力量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朵花在风中摇曳。

    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大门。探索者爬到门口,一口气栽了进去。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梅塔碳的深呼吸回响在四号室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light novel-media mix-VR体验会结束了。谢谢您今天光临!好好喝茶休息吧”

    “呼哇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伸展手?#29275;?#21917;了放在眼前的茶。客人也在我旁边喝茶休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梅塔碳关掉麦克风?#30446;?#20851;,把麦克风放在桌子上,向客?#35828;?#35874;。山田爱丽丝再次按下了合成器的键。闭幕的轻快音节在?#28108;?#20013;回响,留下了漫长的余韵后消失。

    “那么,来放松一下喵!”

    未沙?#39057;?#23458;?#35828;?#32972;后,拼命按摩客?#35828;?#32937;膀。我为了作为以后的活动的?#24944;迹?#25226;问卷和圆珠笔交给了客人。客人仔细地回答了问卷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我?#21069;?#33080;贴在问卷调查纸上。好象有几个课题,不过,好象全都是是积极的选项。大家都安心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山田爱丽?#23458;?#19979;斗篷挂在椅背上,从桌子抽屉里拿出点心和香草茶。

    “好。来庆祝我们活动的?#26194;?#21543;”

    “来干杯喵!”

    “好啊,干杯吧,快点快点!”

    未沙想给大家的马克杯里倒开水,不过被倒进去的只有空气。

    “空瓶子”

    “我去灌水!”

    我拿着热水瓶走出了?#28108;摇?br />
    正打算跑到经常去打水的新校舍的饮水处时,我突然停下,转身头去。

    对了,附近不是有可以打水的地方吗?

    我沿着部?#34915;?#30340;走廊往里走,走到尽头左转。那里有一间暂时没人用的五号室。

    翻找裤子?#30446;?#34955;,发现里面的银色小钥匙。

    插进钥匙孔后一转,门?#36879;轮?#19968;声开了。

    我一只手拿着热水瓶打开五号房的?#29275;?#20174;缝隙进去。

    五号房的门在我背后关上了。摸索着按了按墙上?#30446;?#20851;,天花板上的荧光灯刚亮了一下,马上就灭了。

    只?#26757;?#24323;,?#19968;?#36807;头,拧了拧把手,但是锁好像坏了,门没开。

    又来了吗。

    “又?又是什么意思?我为什么要说又?”

    突然?#19968;指?#20102;过去的记忆。

    梅塔特隆二?#29275;?#32599;德爱丽丝,米娅,还有耶麻川南的事。

    在黑暗中,我因为混乱摇晃着,把热水瓶放在侧桌上,坐到沙发的右边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我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之前被关进来的时候,这里真的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这个房间却有些许亮光。

    ?#21834;?”

    沙发、地板、天花板被透明的光线淡淡地照亮。光源之一是部室里面的储物柜。储物柜的门全开着,从里面透明的光线溢出,填满五号房间。

    通过那道光,我观察到了室内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戴着?#39029;?#30340;围棋套?#21834;?#20914;?#20945;?#29255;的机器、梅塔特隆二号画的画、还有睡在沙发左?#35828;哪?#20154;。

    那个人被光线包围着,安静地睡着。虽然样子已经改变,但我知道她是谁。

    “耶麻川……”

    ?#21491;?#34987;泪水模糊了。

    想问的问题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但是?#19968;故前?#38745;地待在沙发旁。她好像很累,不忍心叫醒她,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摇曳的光芒。

    但是等不及要喝茶的?#19968;?#20204;的声音透过?#22870;?#20256;来。

    “水还没好喵?”

    “你在五号房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好多话,口渴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,也不可能安静了。

    我朝着?#22870;?#21628;?#21834;?br />
    ?#20843;?#22351;了我出不去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来喵。等着吧”

    不久,五号房间的门哗?#19981;?#21862;地响了起来,未沙,山田爱丽丝,梅塔碳进入了五号房间。

    全开的门没有关上,一直开着,走廊和五号房间链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现在,我的世界的熟悉的光和,从传送门中溢出的光开始混合。日常与非日常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从未见过的光辉中,我的青梅竹马苏醒了。

    END
上一章   章节目录    下一章

   GGO首页 返回顶部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章节错误 论坛快讯 论坛报道 最近更新

 

重要声明:小说“光之小说(light novel)”所有的文字、目录、评论、图片等,均?#36175;?#21451;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神凑轻小说文库首页,本站永久域名http://www.gahsv.club
Copyright © 2008-2014 神凑轻小说文库 All rights reserved.

 

经典243援彩金
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 11选5开奖结果 奇趣分分彩技巧回本 天天彩票计划网 勤数据分析图表 广东11选5稳赚计划软件 南京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迪卡侬代购如何赚钱 微信打字赚钱平台30元下载 pk10高彩联盟开奖记录 彩票模拟投注器 河南泳坛481 竞猜篮球 三晋棋牌大同游戏下载 彩神计划软件怎么下载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